您的位置 首页 职业资格

留学过来人分享 | 留学中的“善”与“恶”

Hello大家好,这里是小鸥。

先前我们就BBC发布的抹黑武汉视频发起了「留学生活中的善与恶」故事征集活动。在日期截止后,我们收到了许多伙伴的留言,他们有的是分享疫情肆虐之时的所见所闻,有的分享的则是非疫情之下的日常所感。

在这里我们挑选出了其中的几位小可爱,让我们一起看看他们分享的故事。

Carrie | 英国

不是刻薄,是善意的提醒

我觉得英国民众还是挺友好的,至少在疫情期间我没有因为是中国人而遭遇过不友好的对待。

有一个小插曲挺值得分享的:

我刚来英国的时候去超市,有很多东西光看外表都不知道是什么产品,所以我在买东西的时候会把它拿起来看一看,然后判断下这东西是不是想要的,如果是不想要的就再放回到架子上。

当时在超市里这样了两、三次以后,一个英国阿姨就走过来提醒我(并不是刻薄的语气,是善意的那种),她说很多东西别人都是拿起后就直接购买、带回家里了,所以她不希望我老是拿起来再放下,因为这样的话,假设我如果不幸感染了新冠,就会容易影响到其他人。

So灰 | 加拿大

病毒无国界,不要因为疫情歧视中国人

其实我去年基本都没怎么出门,但是我记得在疫情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班里有讨论过国内(中国)的疫情。

当时我们老师看着我们几个中国人说:“病毒这种东西在国家的各个角落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只是这一次恰好是中国,大家也不要因此对中国同学产生恶意”。

这件事让我觉得特别暖心,因为是一个外国老师,他不是只说给我们中国学生听,同时也是说给其他学生听——他就是在告诉大家:不要因为疫情歧视中国人。

Sally | 澳洲

中国人团结在一起,就不会被欺负

其实现在澳洲也不存在歧视戴口罩的人啦。因为很多外国人现在都会戴口罩,所以戴口罩也不会招来异样的眼光,但我记得疫情挺严重的那段时间还是有的。

澳洲人很执着于“1.5米的社交距离”(但我个人觉得没什么用,还不如戴口罩实际),所以公交也会限制人数上车。我有一次从学校坐公交回家,途径某个站的时候看到外面排队的人很多,车里人已经很多了,但还是有几个人挤上车。

接着就有一个人大声地说:“为什么要让那么多人上车,车里空间都已经满了,再上来人的话根本就不够1.5米的距离”。

有个女生听到后就下车了,但紧接着就有个老太太说了一句 “Stupid Chinese”。

当时我就很生气心里os:

怎么什么事情都怪在我们中国人头上?

哎,种族歧视现象在澳洲还是有的,他们有时候甚至会向你丢澳洲国旗。但我始终觉得,出门在外中国人还是要团结在一起,在一起就不会被欺负。

Miiii | 欧洲

歧视我的不是白人而是亚裔

刚出国的时候,有一次我去帮国内的朋友去某品牌代购商品。当时店里有一位亚裔销售和两位白人销售,在这种情况下,我自然更倾向于和亚裔小姐姐沟通(个人觉得和亚裔聊天会没那么紧张),所以进店后就径直地走向她。

大概是因为那会儿我的口语还不是特别流利,亚裔小姐姐对我的态度很奇怪,看着非常不耐烦和不屑。

可能是看到自己的同事态度不好,其中一位白人小姐姐立刻过来说由她来帮忙(神奇的是亚裔小姐姐就这么自然地走了……走了……),接待了我剩下的各种流程,就算是我有时候描述并不是特别恰当,也hui 耐心去倾听和纠正(笑)。总之,整个服务体验下来十分舒服。

虽然“Have a nice day”是店员的标配致谢语,但当时这位白人小姐姐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到莫名的感动。

直到我离开那家店,原本应该负责接待我的亚裔小姐姐没有任何的补偿措施或表现。其实我有听说过许多亚洲/中国店员看不起自己人的事例,但想不到自己也会有遇到的这一天。

Ichi | 日本

旅途中也在不断收获善意

图源:微博@Evenn

17年夏天在日本进修一个短期项目,课余时间就会到各地旅游。从丰岛美术馆去到心脏音博物馆至少要走半个小时(没记错的话),那时候太阳真的很晒,感觉人都要被晒没了。

突然看到有个人开着卡丁车路过,又突然往回开,当时我真的超级害怕,很怕对方要抢劫之类的。

开车的是个爷爷,我们两个比手画脚半天大概才明白对方想要干嘛——他问我要去哪里,让我上车,他可以载我。我当时还是有点害怕的,但觉得爷爷很真诚,以及确实快把自己走废了,还是大胆地上了车。最后爷爷真的把我送到博物馆了!

感动的事情还在继续!我从心脏音出来往回走,在一个面店休息的时候,爷爷突然出现!他问我要不要回去,可以把我送回码头。

回去的路上我和爷爷比手画脚+几个英文单词聊起了天,爷爷跟我说除了丰岛美术馆和心脏音,其实丰岛还是一些小美术馆可以去看看的,问我时间够不够,够的话就载我过去。

5555555555最后我真的非常幸运地逛多了好几个原本不在计划里的美术馆!

真的很幸运能在旅途中碰到这么好的local,收获了帮助而且还有很多意外的惊喜!

也是真的很感谢这些陌生人在我因为独自出行警惕心爆棚的时候,愿意用自己的温柔来缓解我的提心吊胆和紧张!

希望疫情快快过去,我真的很想再去一次南部,参加一次濑户内艺术祭555555

Akira | 澳洲

反对种族歧视的同时,是否也应该反思自己

19年头,硕士第一学期结束后的寒假假期,我和男朋友去塔斯马尼亚自驾游。自驾游的最后一天,是在塔州的首府霍巴特度过的。

下午时分,我们俩在Salamanca Market走走停停,两人正讨论着某个橱窗里的陈设的时候,突然迎面走来两位黑人小哥。

其中一位声音爽朗地朝我们喊了声“Hey,you guys from China?”

听到他们突然地打招呼,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那时候虽然是白天而且是在Market,但周围的人并不多,我们不免起了警惕心。

但就在我和男朋友“小心翼翼”地答了“Yep”后,黑人小哥开心地和我们说了声“Happy Chinese New Year!”

听到这句话,我怔了一下,略微尴尬地表示了感谢。在黑人小哥走过后,我和男朋友说出了我方才的担忧,果不其然,他的所想也和我一样,直言“那一声谢谢说得我真的太尴尬了”。

直到现在,想起这件事时我都会感到羞愧——因为一直以来,我最讨厌的就是种族歧视;但无法否认的是,在不知不觉中,我却也带着偏见去看待他人。

——

我们不是生来敏感,更不是生来充满恶意。每个人的出身都是一张白纸,只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文化教育中隐藏着的“偏见”在不知不觉在我们的绘本里抹上无数的色彩——有的颜色让我们开始带着爱与和平的善意去对待身边的人,而有的颜色却蒙蔽了我们双眼,让我们习惯于用并不存在的标签去划分你我……

“不同的肤色同样的出色,不同的文化酝酿出神话”,所谓的“种族”、“性别”、“民族”,应是世界赋予我们用以文化交融的多元身份,不应被扭曲的文化体系变成了划分优劣的利器。

歧视与不公或许依然存在,但是鲜花也还在盛开。

与其让偏见蚕食我们原本的善良,不如抛却心中固有的是非标准,试着栽种些绝处的花,试着把自己的心打开,有天你就会发现,爱无时无刻都在把你包围。

编辑:Kira

文字:受访者

排版:Samo

从“···”给InVisor标星标,掌握最新资讯
想咨询留学申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InVisor小助手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