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计算机培训

陈宇兰:钢琴学习有利于孩子身心发展

民革宁波市委会委员、宁波邵逸夫艺术幼儿师范学校陈宇兰老师,来市委会机关开会,笔者与她有了一次对话。
汪:看你满面春风,心中定有喜事。陈:你是说我这几天笑得特别甜?说来不好意思,我还好几次从睡梦中笑醒呢!汪:好事喜事要让大家分享。陈:在刚刚落下帷幕的浙江省第三届“明珠杯”少儿钢琴比赛中,我辅导的学生郑鑫、宋悠扬、丁之元分别获得了幼儿组一等奖、少儿组三等奖和儿童组优秀奖,全省总共只有三个一等奖。我自己也被浙江省音协、西湖明珠电视台授予“园丁奖”。汪:可喜可贺!很想知道,你是如何走上钢琴教育这条道的。陈:我出生于1967年,在我这个年龄段的人,童年时是不可能有学琴机会的,我是16岁那年在读宁波师范时迷上了钢琴。当时全校只有二架钢琴,开始大家都是学风琴的,我硬是在短短的几周时间内,在风琴上弹出了一本厚厚的琴法书,终于感动了音乐老师,获得了练习钢琴的资格。三年后又以年级段综合排名第一的优异成绩被保送到安徽阜阳师院音乐系学习钢琴和音乐专业。1989年大学本科毕业后,被分配到宁波市幼儿师范教书,业余时间开始教宝韵幼儿园的孩子弹钢琴。在10多年的教学工作中,我非常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听他们弹琴。每当我看到一双双稚嫩的小手在黑白键上飞快地滑动,听到一串串悦耳的音符倾泻而来时,我体验到了满满的幸福、快乐和充实感。做老师真好!汪:不去说考级、升学、获奖这些功利的东西,你认为学钢琴对一个孩子的身心发展有什么意义?陈:这次获一等奖的小朋友,第一次见面时还不到4周岁,不只是个子小,胆子更小,见了陌生人就哭,开始学琴时因胆怯而不能很好地听我上课,成绩远远地落在其他小朋友的后面。我想,做为老师对学生轻易地下一个没有培养前途的结论是非常残酷的,通过与孩子妈妈的沟通配合,并给以特别多的关注和鼓励,这个孩子渐渐消除了胆怯心理,脸上也有了笑容,性格也开朗了,终于找回了自信,学习成绩也进步很快。一般说来,一个孩子每天不间断练琴至少1小时,要坚持近10年时间才能考出业余九级、十级,如果没有持之以恒的精神是无法实现的。练琴对孩子们形成良好的性格,培养踏实认真的学习态度和坚强的毅力,无疑是很有意义的。
民革幼教专家赴象山职校指导。前排右一为陈宇兰
汪:古人说曲不离口,琴不离手,你是怎么理解的?陈:至理名言。但我认为,要做一名好教师,光是琴不离手还不够,还得行走山水,寻找灵感;走访名师,取长补短。我虽然早已获得了钢琴专业的最高级——十级,教育之余还是挤时间自费到上海音乐学院拜师学艺。教学是师生共同提高的过程,充实自己才能为人之师。汪:你教钢琴的名气这么大,能否透露一点教与学的窍门?陈:我的体会是:一要指导学生注意力的分配能力。从视谱到弹出声音,倾听声音的好坏,需要脑、眼、手、耳协调配合,培养注意力的分配能力非常重要;二要增强学习信心。作为老师要努力寻找学生的亮点,不断鼓励学生,让学生经常地感受到成功的喜悦,感觉到我就是老师心目中的得意门生,以提高学习的信心;三要指导科学合理地安排时间。改掉拖拉和浪费时间及粗心的毛病,提高单位时间内的学习效率;四要与家长建立起良好的关系,针对不同学生、不同家长的特点,配合他们共同教育好孩子。汪:听你一席言,深有启发,感谢。陈:与你分享快乐,我更加快乐,谢谢。

载2000年8月15日《宁波日报》,有删改

陈宇兰老师现任教于宁波大学音乐学院,曾任宁波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民革宁波市委会委员、民革宁波大学支部主委等。先后师从林元宁、黄金波、上海音乐学院赵晓生教授和我国著名钢琴教育家、原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郑曙星教授。曾获宁波市“三八”红旗手、浙江省中师教坛新秀、宁波市少儿艺术教育先进个人、浙江省“明珠杯”少儿钢琴大赛园丁奖、宁波市教委“晨风奖”艺术教育先进个人、第四届国际华人钢琴大赛优秀指导教师奖、浙江省大学生钢琴比赛优秀导师奖、全国音协、上海音乐学院钢琴考级优秀指导教师等荣誉。

《此间有真意》之“传艺之道”篇

走近你,走近了艺术。

——题记

王介堂:我是这样学写对子的

叶志军:谈少儿书画教学

陈宇兰:钢琴学习有利于孩子身心发展

陈立波:鱼儿游入他人怀

徐文君:铜陀墨佛一书家

胡逆风:断筷执笔功

周子正:《白洁无瑕·宋庆龄肖像》落户宁波记

吴 慈:农民出身的收藏家和鉴赏家

文 戈:寻觅自然之美

裘为众:沈元魁的作品流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