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综合类培训

教育部发布留学预警: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中国教育报记者带你了解详情

近期,澳大利亚多地连续发生我留学人员遭遇袭击的恶性事件,对我在澳留学人员的人身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当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国际旅行仍存在较大风险。教育部发布2021年第1号留学预警,提醒广大留学人员,充分做好安全风险评估,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

在澳留学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多重困难叠加,留学生和家长又该如何选择?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度报道。

疫情持续蔓延 歧视事件频发 留学“含金量”存疑

专家建议谨慎选择赴澳留学

本报记者高众林焕新

“留学,留学,留在异国他乡的出租屋里,对着网课视频学。上了整整一年网课,新学期还是网课,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谈到疫情之下的澳大利亚留学生活,在西澳大学读环境科学专业的李洋很无奈。

澳大利亚是中国留学生主要留学目的地国之一,据统计,近年来,每年有20余万名中国留学生赴澳留学。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澳旅行禁令以及涉华歧视事件等消极因素影响,2020年中国在澳留学人数明显下降。

在澳留学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多重困难叠加,留学生和家长又该如何选择?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疫情蔓延叠加种族歧视,赴澳留学困难重重

日前,一项面向5000余名澳大利亚高校国际学生的调查显示,59%的受访者不推荐来澳留学,其中,中国留学生不推荐来澳留学的比例更是高达76%。

对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秦琳分析称,疫情暴发初期,澳大利亚先是对中国发出了旅行禁令,后又彻底封锁边境,致使大批中国留学生无法赴澳或返澳学习。据统计,约有6.2万余名中国留学生在澳大利亚之外通过网络授课学习,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年之久,网络授课的质量和体验都难以得到保障。而那些已经在澳大利亚的留学生,疫情期间每天留在居住处学习和生活,环境封闭且单调,社交、锻炼和娱乐方式有限,其心理问题表现出上升趋势。

李洋告诉记者,所谓网络授课就是播放早就录好的视频,虽然有教师和助教在线答疑,但课堂氛围非常差。当初选择出国学习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想深入体验异域风土人情,但疫情之下,预想中丰富多彩的留学生活早已不复存在。

然而,这些还都不是最大的困难。

“疫情在澳洲蔓延,我们戴好口罩,宅在家里。网课质量差,那就自己多努力,也能补回来。可是面对种族歧视,我们真的很无力。”在悉尼大学商学院学习的牛伟基坦言,疫情期间当地时常发生针对在澳留学生的种族歧视事件,身边很多中国学生都遭遇过挑衅和攻击。

记者注意到,近期,我国在澳留学人员连遭多起无端辱骂、殴打事件。1月12日,居住在悉尼的一名中国女留学生在当地火车站外遭到6名青年突然辱骂,其中一人更是上前袭击这名女留学生头部。1月13日,在蒙纳士大学就读的留学生小吴在学校附件商场购物后,在回家路上被一名白人男子无故迎面打了两拳,致使眼镜碎裂,鼻腔流血不止。1月14日,堪培拉发生一起中国留学生遇袭事件,一名就读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中国男留学生被当地青年袭击,造成下颚、右脸颊严重损伤,身体多处擦伤……

秦琳说,澳大利亚某些政客和媒体频频恶意抹黑中国,煽动澳大利亚一些不明真相的民众对中国和中国留学生产生敌意。当下,人身安全难以得到保障是中国留学生对澳大利亚失望的最主要原因。

中文交流的留学课堂,“含金量”究竟有几分

澳洲某高校里的一节会计专业课,台上讲者是黑眼睛黄皮肤,讲台听者下多数也是黑眼睛黄皮肤,学生小组讨论用中文交流,课堂发言甚至也可以讲中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中国大学的课堂来了几名外国留学生……

悉尼大学商学院亚洲研究工作组2020年发布的《澳大利亚大学、国际学生与中国》研究报告指出,澳高校不少专业的课堂授课和交流直接以中文进行,部分留学生甚至可以在不适用英语进行交流的情况下完成商科学位,这与国际教育所倡导的浸入式文化体验的理念完全是背道相驰。该报告还认为,澳高校招收中国学生的标准过于宽松,在商科、会计等许多专业,中国留学生比例超过50%,有相当数量的中国留学生的学业成绩和职业竞争力达不到标准。

“国际教育是澳大利亚的支柱产业之一,留学生经济在澳大利亚收入来源中占有很大比例,中国留学生尤其重要,几乎占到三分之一。一般国家的海外留学生事务由驻各国使馆文化教育参赞负责,而澳大利亚的海外留学生事务则是由使馆商务参赞负责,定位在服务贸易。澳大利亚驻华使馆的商务参赞,就经常在中国宣传推广澳洲教育,以吸引中国留学生。”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常务理事、出国留学服务分会副理事长陈志文分析称,既然澳大利亚把国际教育当作服务贸易,把留学当成挣钱的产业,自然会降低录取标准和毕业标准。相比英美,澳大利亚无论是教育质量还是社会发展水平都没有竞争力,赴澳留学的“含金量”还是比较低的。

秦琳表示,澳大利亚留学的申请条件相对宽松,入学形式比较灵活,如果学生的学业水平或语言达不到要求,还可以先读预科课程或者语言中心课程。她提醒计划赴澳留学的学生:随着中国经济蓬勃发展以及经济全球化进程加快,越来越多的在澳留学生选择回国发展,或是去其他国家就业,这就需要考虑赴澳留学对于个人综合竞争力到底有多大提升。

陈志文向记者透露:“一些学习习惯不好、语音不过关的学生,为了‘镀金’而赴澳留学。一些人逃课,找人代写作业,甚至考试舞弊,破坏了留学生圈子的风气。留学生代写灰色产业链最发达的地方之一就是澳大利亚。”

此外,据澳大利亚媒体《澳大利亚人报》报道,由于未来几年国际留学生的情况不能确定,澳大利亚多所大学都必须削减开支,就连最顶级的八校联盟高校也要被迫要裁员、卖楼。澳大利亚大学的各方面表现将持续下降一段时间,至少需要四年才有可能恢复到疫情前的实力。

应谨慎选择赴澳留学,尤其不鼓励低龄留学

澳大利亚内政部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7月,澳大利亚仅收到7.2万份海外留学生签证申请,为2019年同期的40%。特别是从全澳停摆开始,赴澳留学生签证申请数量更是出现断崖式暴跌。每年6月都是留学生签证申请的高峰期,2019年6月澳内政部共收到3.4万份申请,而2020年6月仅有4062份申请,相当于往年的零头。

“澳大利亚许多州的州政府和高校都在呼吁,尽快想办法把留学生接回澳洲,尤其是提升中澳教育交流。但澳大利亚政府仍然不为所动,未来中澳教育合作前景不容乐观。”秦琳表示。

“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积极鼓励学子们走出国门看一看。不为‘镀金’,而是丰富对世界的认知,以找准对自身的定位,就是所谓‘见世面’的价值。但在留学选择上一定要理性分析,权衡利弊,应谨慎选择赴澳留学。”陈志文解释说,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质量绝不是最好的,有很多英联邦国家,如英国、加拿大、新加坡和新西兰可以替代澳大利亚。加之澳大利亚对华人的歧视性事件频发,赴澳中国留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以及毕业后实习、就业、移民等方面都面临着巨大困难。

记者还注意到,澳大利亚教育部国际学生注册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有9145名基础教育阶段的中国留学生在澳注册。

对此,专家强调说,留学的时间以研究生阶段为最好,本科也可以,但是坚决不建议中小学生出国留学,低龄留学对孩子成长的弊远远大于利。陈志文表示,一半以上的“小留学生”在留学目的地没有监护人,存在很大安全隐患,转学而来的“小留学生”们也容易被边缘化,甚至成为校园欺凌事件的受害者。秦琳指出,青春期是孩子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开始形成的时期,需要一个比较稳定的学习生活环境,低龄留学对于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长是一个重大考验。

对于“小留学生”热潮,陈志文认为主要原因是一些家长对于教育的认知被误导。一些自媒体过度美化、简单化西方国家的教育,让一些家长错以为送到国外就可以轻松快乐地成龙成凤,其实不论在哪种教育理念和教育体制下,想要让孩子成才都要付出诸多努力。同时,父母的陪伴和教育,比学校教育更为重要。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未来的发展机会更多在中国。如果孩子过早出国,变成‘香蕉人’,失去了‘中国心’,基本上就丧失了未来在中国发展的优势。”陈志文说。

(应受访者要求,“李洋”“牛伟基”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高众林焕新

责任编辑 | 张湘怡

更多精彩资讯,请点击阅读原文,下载中国教育报APP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