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体艺术

向孙权学习领导艺术

《资治通鉴》不愧为皇帝的教科书,言简意丰,耐人寻味。
开篇,孙权就用命令的口吻说“卿今当涂掌事,不可不学。”不容置疑的语言震慑人心,尊崇威严的帝王之气扑面而来。作为领导,要有较强的自信和较高的威严,往那一树,就是标杆,给人以无比的敬畏和信赖之感。给下属交代工作,不弯不绕,单刀直入,提高沟通效率。
“不可不学”也证明孙权关爱下属,能站在更高的纬度给下属指明前进的方向,而不是只会抱怨下属不行,不能胜任新的职位。因为“当涂掌事”,职位更高,责任更大,能力相应也得更大,孙权所以劝吕蒙学习,由此可见,孙权很懂得员工进修学习的重要性。他深深懂得,国与国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水平的竞争。
可是,孙权的良苦用心遇到了学困生吕蒙,他直接“辞以军中多务”,真是目无尊长,不识抬举。不过,这也侧面证明孙权工作作风比较民主,有度量,容许下属说出心里话。如若不是,但凡不傻的人,也不敢如此敷衍地拒绝,就好像孩子和家长撒个娇。吕蒙这真性情的流露,背后是孙权的民主作风给他的底气。
另外,孙权明知道吕蒙学识欠缺,还时不时地在自己跟前范个“二”,还要委以重任,也说明孙权能够用人之长,容人之短,不对人才求全责备。面对吕蒙这样的“混不吝”,孙权直接拿出主公的威严回怼回去“孤岂欲卿治经为博士也?”反问这种无疑之问,因为答案在说话人手里,充分掌握主动权,你明着在问,可是又不给别人回答的余地。当谈话对象被反问时,很有可能脑子混乱,张张嘴想说什么又实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所以说,反问句最能打击谈话对象,灭掉他的嚣张气焰。先把学渣镇住,堵着他的嘴,不让他胡搅蛮缠,你才能够有机会平心静气地给他摆事实讲道理,让他听你的。不然,你会被他带偏,和他陷入缠夹不清的争斗中,斗嘴怄气,最终目标完全被搁置,根本不可能实现。清晰的目标意识是孙权领导艺术的核心。
另外,孙权还非常懂得心理学,情商极高,他能在识人的基础上,能在“辞以军中多务”中迅速听出吕蒙的不说之说。吕蒙出身低微,少年就跟着姐夫南征北战,几乎没读过书,但是他聪敏警捷,又立下不少战功,当孙权劝他学习时,他很可能会产生既自负又自卑的心理,估计心里默默说到:“嚇,学啥学啊,我一个大老粗能看懂书吗?再说了,不读书不照样领兵打胜仗吗?”但是,这样的话,吕蒙在孙权面前怎么说出口?说大老粗?一般来说,能领兵打仗的将领往往要有非常人之勇,他的内心有非常人之强,他就会无比自信,无比要面子,轻易是不肯承认自己怂的。说自己很厉害不用学习?那不是既显得比领导有能耐又打领导脸吗?更不妥了。所以,吕蒙最终找了一个人人都会找的“恰当”的借口——忙。嘿嘿,这下您可没啥说的吧?也不驳您面子也不折我面子。完美!没想到啊没想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孤岂欲卿治经为博士邪?”孙权一句灵魂拷问准确无误地命中吕蒙的小心脏。想必当时吕蒙肯定被镇住了,可能会想:主公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啊,他竟能完全看穿我,太恐怖了。于是,吕蒙不再调皮了。
如果仅仅用权势压,用语言技巧堵,下属不会打心眼里服气的。下属可能当时不会说啥,可是转过身该干嘛干嘛,管你想让我干嘛。接下来,孙权化身循循善诱的老师,给吕蒙指明学习的方向和方法“但当涉猎,见往事耳。”卸下吕蒙怕读书的心理包袱,然后很认真地反驳吕蒙随便搪塞的理由“卿言多务,孰若孤?”最后现身说法,指明读书的好处“孤常读书,自以为大有所益”。三句话,逻辑清晰,论证有据。
当然,最终能说服吕蒙,表面看起来是嘴皮子功夫,实质上还是自身能力过硬。孙权十九岁接过父兄创下的基业,开疆拓土,富国强兵,守得一方霸业,令对手曹操都感叹“生子当如孙仲谋”,这才是他领导艺术的关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