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原创:世俗之外的爱 / 胡唯斌

/ 图:堆糖 * 文/胡唯斌

组稿编辑:王智林

17岁的时候抓住了一只蝉,就以为抓住了整个夏天。吻过少年的脸,就以为能和他永远。

每个人都有17岁,在那一年会发生许多许多事,但是每个人的17岁却是不同的。

17岁的北,情窦初开,对羽一见钟情。

在那年的操场上,北看到了和朋友谈笑的羽。那一刻,北的心里有场海啸,可他却静静站着,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多年后,我问起了北,当时为什么会对羽心动?北淡淡的笑着,告诉我,那时,傍晚的夕阳散发着柔和的光线,照在羽的脸上,羽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柔,他就在那一刻心动了。

那一年的北,17岁。那一年的羽,16岁。他们都是那么的年轻。后来,高中毕业后,北向羽表白,但羽却拒绝了。北并未放弃,填报志愿的时候,他把羽的志愿抄了一遍,只是为了能够和羽上同一所大学。然后,他们进入了同一所大学。

在大学校园里,北到处打听羽的喜好,羽的择偶观,以及羽的其他。北也开始改变自己,只希望羽能看自己一眼。

后来,他们在大二那年的寒假,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北喝醉了,羽送他回家。那一路上,北怎样,羽怎样,谁也不知道。

寒假结束了,我送北和羽回学校。在检票前,北把我拉到一旁,兴奋地说,他成功了,羽是他对象了。我看了羽一眼,轻笑着对北说,祝你们幸福。

我回到家之后,给北发了条信息说“相信你们自己,不要在意世俗的看法,祝你们幸福。”发完之后,我躺在床上,周围是那么寂静,只有我在无声地哭泣。

北不会知道他和羽将来会面对什么,也不会知道我喜欢他整整六年。从初一第一次见到他开始,我每天对他说早安与晚安,他的名字每天都出现在我的日记中。我喜欢他整整六年,却只是以朋友的身份靠近他。最后,只能祝他幸福……

大学毕业后,北和羽同居了。在他们参加工作的第三年,北带着羽回家了。北的父母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但是北却坚持和羽在一起,最后北和父母之间,不欢而散。

在北27岁的那个夏季,他打了个电话让我过去。我到那的时候,只有北在独自买醉,看着他灌酒的模样,我也猜到了。没有太多的安慰,只是默默的与他碰杯。

看着北喝醉了,我把这么多年的心事也说了出来。在我把北带回去的路上,他把我当成了羽,一直在说着不要离开我,我一定会让你无忧无虑,不会让你有压力之类的话,在那一刻,我知道我输了,并且输得很彻底,也知道自己该放弃了。

三年后,我收到了羽的结婚请柬。不知道他,是否也收到了……

—2021.5.17

作者简介:

胡唯斌,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饶州中学高一(16)班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王智林 夏祥林

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