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散文天地 | 刘振科:短文两篇

文:刘振科 / 图:堆糖

?.?~?..?

一秒钟内

与我之前去过的相比,VIP小包厢内,仅仅四排,每排六座,都是软皮阔大座椅。

这回可真是跟着儿子沾光了。尽管他买票,我埋单,可心里还是感激他让我见了世面。为人父母,在孩子身上或许多是这样低贱吧?

不算太小的剧场内,上座率仅仅二十四分之五。这“五”里面就有我们仨,另外的“二”是前排的一对情侣。

电影尚未开演,二人便不住嘴儿地叽叽喳喳。声音不大不小,但足以干扰影响我的情绪。坐在后排的我,发出了两声提示性的动静,情侣俩遂闭口不语。

三五分钟过后,见二人起身。男的身高一米七八左右,体型较健壮,斑驳中看到方头大脸,五官不清。女士身穿白色羽绒服,身高一米六多一点儿,单手捧着一袋爆米花之类的食品。凭感觉,二人大约三四十岁,不太像初恋中的情侣。

我扭头盯看了四分之一个圆之后,二人便绕到我们后两排落座了。

导演张艺谋低成本制作的影片中,范伟和张译的演技没有打动我多少。一是题材内容没有唤起我的共鸣,二是后面的情侣一如既往地“不大不小”。

两次回头、转身、注视,发出不满的无声信号后,不知是与他们的眼光失之交臂,还是二人的执着定力和强大内心,亦或是热恋中的男女冲动夸张不冷静使然,二位依旧是你一言我一语地持续着“不大不小”。

这我行我素的“不大不小”,在不断地挑战着我的耐心,触碰着我的底线。我一边扭头起身,一边对身边儿子说:“我要发声了!”他一把拽住我,凑在我耳边半开玩笑地笑着说:“千万不要惹热恋中女人身边的男人,他会用大出平时几倍的胆量去维护自己高大形象的,咱也做点儿好事,给人家交流谈心提供点方便吧。”

听后,我哭笑不得地怔了一下,看了两眼读大四的这个臭小子。有些意外,也有些欣慰。心想,《一秒钟》看不好无所谓,可人家是一辈子的事呀。

世事如此,短不过一秒钟,长不过一辈子!

这个社会

大学几个同学约好今天上午在医院门口集合,一起去看望刚刚术后不久的同学。

九点多钟,人凑齐了,份子钱也就齐了。但大家都疏忽了一件事:忘记带个信封了。

于是,我让都是清一色女同学的大家在住院部楼下等我,我快步小跑去了院门对面的超市。

“你好,我问个东西看看咱这里有吗?”

“你说啥东西吧!”

“信封!”

对方一位五六十岁左右的老兄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径直转身,低头,弯腰,然后慢吞吞地掐出了一厚沓子信封……

他一边伸展开这些信封的包装,一边皮笑肉不笑地自言自语道:“这个社会,要啥有啥!”

我发现只有米黄和粉红两种颜色,不太满意地问道:没有白色或土黄色的吗?

给人感觉是一位察言观色老手的这位老兄抬起头,认真地和我对视了一下,然后左手掐着信封,右手食指顿挫地点着信封说:“这米黄色的是给大夫包包儿用的,粉红色的呢,是给病号包包儿用的。哎,这个社会!”

尽管半信半疑,但看着他那深邃的眼神,想到在住院部楼下等我的几位同学,我还是问道:“多少钱一个?”

“三块钱!”

结算完,我没有说一句话……又快步小跑地离开了超市。

我一边走,一边想:哎,这个社会!

相关链接:

“中原红木杯” 第二届浣花文学奖征文启事

散文天地 | 刘振科 | 窗 外

现代诗 | 刘振科 | 双刃剑

作者简介

刘振科,爱思考人生、咀嚼生活。工作之余,偶尔码点儿文字记录心路历程,一位举办过两次独唱音乐会的文学爱好者。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湛蓝

顾问:刘向东蒋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张建华李国仁杨秀武 骥亮

总监:徐和生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柳依依 暖在北方 胡迎春 尾子

主编:烟花 清欢

编辑:莲之爱 朱爱华 陈风华 风碎倒影 连云雷 朱晓燕

美编:无兮 ETA 张婷儿 鱼的记忆。

播音部:

主播:魏小裴自在花开 眉如远山 西西

投稿须知:[email protected],作品必须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其中70%归作者所有(赞赏低于十元和一周后的稿费不发放,维持平台基本运营)。香落尘外为数家纸刊选稿基地,优秀作品强力推介!

联系平台、领稿费请加微信号:lanerzou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欢迎关注香落尘外

这是一个精致的生活平台

欢迎关注作伴结庐

爱我,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