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原创:老屋石碾子/ 颜享明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免费关注。

/ 图 :堆糖 / 文:颜享明

// 老屋石碾子
老屋湾里有石碾子,两尊,南北各一,遥遥相望。爷爷生前说:“石碾子除了能碾碎谷物、榨油饼肥料外,还能保一湾南北的平安。”自打我记事起,它们就蹲在那里,至今还在。不过,现在既没有人用它们碾碎谷物、榨油饼肥料等,也没有人会相信它们能镇邪。记得小时候,生产队里用石碾子碾压榨黄豆油饼、榨花生油饼等,用一头黄牛或骡子牵引着石碾子在碾槽里滚动。一个人跟在牛后面,不停地用竹枝条驱赶牛。待榨油饼被碾碎后,社员们就把它送到庄稼地旁,撒进田地里做肥料。这榨油饼做肥料,至今还保留在农家人的做法里。不过,现在还用它做养殖饲料,喂养牲畜、鱼虾等。石碾子很大,呈圆柱型,底圆直径超过一米,一般被木轱辘轴套着,侧立置放在碾槽里。碾槽(碾盘、碾座)很大,直径达三米,除了能容下石碾子在里面绕圆圈滚动外,还能盛装下几石谷物或榨油饼。使用时,一般需要一头牲畜如牛、骡子,拉动石碾子,外加一名劳动力跟着驱赶牲畜即可。碾谷物的时候,是没有小孩子家来这里看热闹的;可要是碾榨油饼,无论是碾榨花生油饼,还是碾榨黄豆油饼,会不断有小孩子家来这里——抢一块油饼,当作美食吃,可香!这些榨油饼都是榨油时剩下的固体物,除了做肥料,的确能吃。我小时候吃过几回,倒是挺能嚼出味道。前几日回老家,打听湾里两棵百年古树的近况,堂弟说:“村里修‘户户通’乡道时,两颗古树碍着路,都被砍了。”又打听两座石碾子的情况,他继续说:“石碾子还在,就是被推倒了,连同碾盘一起,搁置在原处,至今没有谁去挪动它们。”我想,也许是这两尊石碾子,还有碾座,太重,又没有啥用处,人们不想花气力去捣弄它们,所以还留在原处,要不,它们早就不见踪迹了。想着小时候,看到湾里一户干部家里,有大收音机,还有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心里不知有多羡慕。如今,别说这大收音机、永久牌自行车,就是一辆小车,又能算什么呢!今日里,没有老百姓还在使用牛或骡子牵引石碾子去碾压谷物、榨油饼等的事情出现,更没有哪家小孩子会去抢榨油饼吃的事情发生。我们今天的孩子,基本上衣食无忧,甚至有着吃不尽的美食。我们现在的社会,翻天覆地,日新月异,呈现出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举国上下都在朝着小康社会迈进,人们再也不会回到从前了。祝愿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幸福、美丽,祝愿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和谐、文明、进步!
作者简介:
颜享明,湖北孝昌人,高中语文教师,从教三十余年,先后在《中国乡村》《湖北纪实特稿》《今日头条》《孝感文学》《孝感日报》《孝感晚报》等20余家报刊、平台发表作品,累计达100多件,多篇论文获奖。正在从事古诗、现代诗、小说、散文、随笔创作。
达者,不愠人,亦不愠于人。一个人灵魂走得越远,越是要守着它的根。一个人要有梦想,要勇敢往前冲,万一撞出灵光呢!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编辑:兰若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