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母亲节征文 | 韩光:母亲的家

/ 文:韩光/ 图:堆糖

父亲刚去世那几年,谁要是问我母亲,你跟谁一个锅,她准会立时眼泪漉漉,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父母养育我们兄妹六七个,一个个翅膀硬了,便飞出了温暖的小窝,在距家十多里的县城里有的上班,有的做生意,反正没人愿意呆在乡下。父亲去世后仅剩她孤零零一个人。当时我们劝母亲进城,她不愿意。她恋着十多间房子的一个大院子,大院子里老二老三的粮食。

过些时日,我们感到让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在乡下不放心又不忍心,老二老三卖了粮食,将母亲连同家里的值钱东西一同搬到城里。小刘庄后的那个大院子,仅剩铁将军把门。

母亲在我家住不上十天半月,大妹便让外甥将母亲接到她家,又住上一段时间,二弟又让侄子将母亲接到他家,就这样,三弟二妹三妹你接他迎,五六家转一个轮回便是三月两月。有时母亲说她想回家,我们总会说,娘,哪是家啊,俺兄弟姊妹几个,在哪哪是家,可别要回家啦。

儿女们虽没大能耐,凭一双勤劳的双手,日子算过得去,逢年过节总不忘给娘买物品孝敬,她总不瞒儿女的成绩,在老婆婆堆里总爱显摆说,这是大儿媳妇买的绣花鞋,这是大闺女给添的新衣服诸如此类,娘虽七十有余,却耳不聋眼不花,喜欢串门找老婆婆叙说,将乡间那种纯朴、热情带到城里来。她每到一处结交一帮老姐妹。要是一段时间人家见不着她,那些大婶大娘们总会问:你娘啥时来呀,就说俺们想她啦。母亲有这样好的人缘,着实让做儿女的感到欣慰。

母亲衣食无虑,儿女们都不惹她生气,开心的事说给她,不如意事避着她,她的心境也开阔了,笑容挂在脸上,有时偶尔会说,要是你爸活到现在多好哇,叹息中略带伤感,俺们又是左比右劝,她说好吧,都是他没这福气,咱不管他了。

再有人问她,这老婆,你家在哪里呀,她会爽快地说:哪是家呀,在哪个孩子那里,哪里是家。

母亲的家在哪里?此时似乎有了答案。小的时候,她的家在姥爷姥姥生活的村庄;长大了嫁到这边来,她的家在父亲居住的地方;如今她年纪大了,母亲的家,就在儿女们心里。亲爱的朋友,您的母亲在哪呀,她,有家吗?

往期作品回顾

母亲节征文 | 王依曼:你是我的荣光

作者简介

韩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安徽省美协会员,临泉县作协名誉主席,曾出版诗歌散文小说传记文学《吕霞光传》、《艺术家》、《最美乡村教师任影》等十余部。散文集《野艾蒿》获首届安徽散文一等奖;散文小小说多篇曾获国家、省级一等奖,入编中学8年级语文教辅教材。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