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母亲节征文 | 童谨袤:老妈的睡姿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

关注“作伴结庐”

【母亲节征文】

—————————-

/ 文:童谨袤

/ 图:堆糖

/ 排版:郭舒

三天前的早上,两年多未联系的堂妹突然发来微信,打开一看,我不由得心如刀绞、泪如泉涌。

  这是两张老妈睡姿的照片,一张侧面,一张正面;侧面的照片有些模糊,看得不是很清楚,可正面的老妈显得特别疲倦,她穿着干农活的衣服,筋疲力尽。裹着泥土芳香,微微低着头紧闭双目,双手抱着二郎腿,正坐在椅子上休息。
  老妈的睡姿有很多,在田间地头席地而坐、靠在树上微闭双眼、油灯下拿着针线老半天不动一针……小时候的我常常摇醒老妈,她猛一激灵,用手抹把脸朝我笑笑说:“咋就睡着了呢,小屁孩,也不叫叫妈。”
自我懂事后,我才知道老妈睡姿背后的故事。那些年,我家家境并不是多好,老爸又不操家里的心,除了农活,老妈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我家那五分菜园地里。记忆中的菜园地是一块荒地,是老妈一铁锹一铁锹翻过来的。起先老妈只种农作物,看着土地肥沃,庄稼喜人,老妈就把它变成了菜园地。老妈勤劳,把所有心血都放在菜园地里。在我们陕南老家,春天来的早,老妈过完初三就在菜园地里忙活了。首先她用地膜育西红柿、辣椒、南瓜等十多种菜苗,然后一筐筐提到镇上卖了贴补家用,然后随季节变化种上不同品种的农作物。记得有一年,少不更事的我缠着老妈要糖吃,老妈卖完菜苗,从皱巴巴的角票中抽出一毛钱对我说:“娃,想吃咱就买,不够妈兜里有。”如今回想起那些往事,眼眶满是泪花。

  看着老妈的睡姿,我知道她又去菜园地育青苗了,现在她育的青苗可不是贴补家用,而是一分也舍不得花。
  有年春节,陪老妈一起下地,当我提起去大城市安享晚年的话,老妈立刻制止我说:“这可不行,现在趁妈还干得动,能挣一分是一分。”老妈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特难受,十年前,我在大城市买了新房交完首付后,家中所剩无几,后来被老妈知道了,她拿出一张银行卡塞在我手中宽慰道:“别担心,还有我呢。”当时我心里犹如打翻的五味瓶,很不是滋味,感恩的话刚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下午,我打通家里电话,问起育青苗的事,老妈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说个不停:“娃,听到你要调回老家工作,妈高兴得多种了几分菜园地,还育了新疆的甜瓜、哈密瓜……妈想好了,今年一棵都不卖,全种到地里,等你夏天回来就能吃……”
  后来老妈说了啥,我没记住,只知道眼泪不停地在脸上滚爬。如今老妈已是66岁的老人了,她头发早已花白,脸上爬满了皱纹,尤其那双手比树皮还粗糙……我知道老妈只想坐在椅子上以一贯的姿势眯上一小会儿,不为别的,只想缓解一下疲劳、解解困……
 

作者简介:

童谨袤,学生。

往期作品回顾

香落尘外?广州雅娴 | 母亲节征文启事

母亲节征文 | 吴世松:母亲在乡下(组诗)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