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母亲节征文 | 尹荣:我的母亲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免费关注。

/ 图 :堆糖 / 文:尹荣

5月3日,我刚送完早点回到家,接到老家季市母亲的电话:“不好了,你爸找不到了,电话也不接。”从电话里可以听出,母亲眼泪都出来了。“妈,不要急,您慢慢说。”“七点去买点菜,一小时还没回来。”我边安慰母亲边说:“没事的,我马上回来。”嘴上说没事,心里十分焦急,因为父亲己经88岁高龄,有个“万一”可不得了。我赶忙电话麻烦季市朋友先帮找,然后急忙开车回家……刚到北环,母亲电话又来了: “你爸回来了……”我长长嘘了一口气。
// 河豚宴母亲今年84岁了,脾气还是和年轻时一样“急得不得了”,遇到看不惯的总要“爱管闲事”。我们经常“取笑”父亲怎么就看上母亲了,父亲微笑着调侃说:“都是河豚惹的祸……”1952年,新中国刚成立不久,靠小店维持生活十分困难,父亲不得以读完小学,就离开季市老家外出工作,这一离开就是四十多年。刚参加工作和母亲在一个单位太和供销社,每逢礼拜天母亲就叫上父亲一起回四墩子的家,然后,母亲上街买了二、三条鲜活的河豚,外婆亲自下厨烧河豚,招待未来的女婿,那“家”的味道父亲至今难忘。
// 一把抓父亲工作后,每个月工资一大半(5元人民币),寄回老家。结婚后,母亲承揽了这事,总是第一时间,将钱寄给季市的公婆,供二老日常生活开支及弟妹上学费用。有次大雪封路,邮差晚到几天,结果电话就来了,说:“家中己经揭不开锅……”后来,母亲跟父亲调大觉工作,四墩子家中弟妹尚小,外婆年岁大了,上学读书成了问题,母亲二话没说,又将弟妹带在身边,上完小学、读初中,托人找关系安排工作,直至成家立业。

// 管家婆

1973年爷爷去世,奶奶在老家生活,为不让老人家孤独寂寞,母亲特意将大哥的工作安排到季市量具厂,朝夕相处,欢乐无处不在。有一次,大哥上早班,奶奶却忘了喊,等大哥睡醒已是中午时分,赶到厂里师傅说"给你调班了,回去继续睡……"后来,奶奶“老糊涂”了,生活难以自理,母亲将她接到大觉自己身边,一日三餐,悉心照料;再后来,奶奶卧床不起,大小便在身,母亲起早贪黑,给老人梳头,理发,换衣服,洗澡等。一有空就推奶奶出去晒太阳、散步,安享晚年,直到去世……
// 总代理2001年我们夫妻双双下岗,日常开支都由父母接济。为了生存开了个小店,老婆进货或外出办事,母亲顶岗站店,再后来儿子上城读书,老婆陪读,母亲成了”长桩”,由临时工成为总代理,每天起早摸黑一站就是十几年。从儿子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再到儿子工作四年。说好儿子大学毕业就不干了,可母亲总是说他们反正也没事,譬如”免冕心焦”,还可以赚点生活费,直到2014年才被强行关闭。每当回想起年迈的母亲寒风守店、父亲骑车送油的情景,心生无限愧疚。

作者简介:

尹荣,江苏省靖江市人,失业状态,从事季市美食配送。【品心而论?七彩】以“我”字入手,用纪实的手法,全程记录亲身经历、所见所闻以及感知领悟。

|往期文章回顾:

原创:祭扫孤山烈士墓( 清明?印象 )/尹荣

原创:”花”絮 往事随风 / 尹荣

原创:三生有“幸” / 尹荣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