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原创:对古镇28都的最初印象 / 毛群建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免费关注。

/ 图 :堆糖 / 文:毛群建

// 对古镇28都的最初印象

在风轻雨柔的江南,我知道有着许多古典的小镇。它们是一些杏花细雨中撑着一把或靛蓝、或粉红、或淡黄油纸伞的窈窕女子,走在河网密布的粉墙黛瓦、拱桥小巷之间,走出了一个湿漉漉、水灵灵的江南。

江山28都古镇是这些小镇的一个缩影。虽然这里没有一式的杨柳成行,一式的深宅大院,但却有一式的青砖黛瓦,一式的高墙深宅,上面雕刻着不同的艺术造型。它们和其它的古镇不同,在这里,有着一百个姓氏和十多种民族方言,还有着许许多多不同的生活方式,它们的居住和保持完好的建筑都成了现代都市崇尚的精神偶像、寻找的精神家园了。

人们看过了那些因为年代久远而发黑的水安桥,历经风雨而至今还保存完好的文昌阁及墙上的壁画,遭无数代人踩踏而显光滑的鹅卵石小巷,感叹不已,说:这又是江南一绝呵。

是啊,这浓墨淡彩的田园、古镇。

2001年9月,中央电视台在28都拍摄了专题风情片。人们通过电视屏幕看到了又一处江南古镇。我也收看了这次播放。我看到了那些熟悉的街景、河流、阁楼、古桥、老宅,但熙熙攘攘的人流,重现的民间风情、婚俗都让我看不到古镇的安宁与平和了。

在不少古镇已名声大振时,28都却仍沉睡着,它与同里、西塘、南浔等古镇相比,名声远远落后了,而它的年龄却并没有落后于它们之后,在宁静的大山里,在风霜雨雪中已沉睡了千百年了。在地理上它地处浙闽赣三省交界。在历史上,它是历代王朝屯兵设卡之所。由于守地将士来自全国各地,年长月久他们习惯了这里的生活,爱上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因此,这里的人们姓氏繁多,就是民风民俗几经变迁,也变得五花八门了……

在我的记忆中,第一次走进这里时,这里刚刚用上电灯,那时,并不是每家每户都能亮堂起来的,有些人家因经济的原因扯不起电线,装不起电表,所以依旧过着夜晚缺少光明的日子。即使装上了电灯的人家,也是用小功率灯泡,加上电压不稳,灯泡发出的光线就极其黯淡,跟古镇人用习惯了的青油灯没有很大区别。这是我最初的记忆了。

后来,我的一位同学分配到了古镇工作,却让我领略了古镇的宁静之夜。他们夫妻俩陪我看古镇的夜色正好是在一弯月牙高悬的时间。呈一字型的长街和与之相依的溪流在淡淡的月光下从南向北,一路蜿蜒。没有风,月牙与拱桥、明清建筑的倒影相互在水中,映入水中的还有从河对面人家的窗口散射而出的淡淡的灯光。街道安宁着,夜露濡湿着鹅卵石小巷,这些不大不小的鹅卵石,一块紧挨一块,年代久了,走的人多了,也就湿得光滑了,在夜色里密密麻麻地开展着,上面写满了小镇的沧桑。几乎没有夜行人,偶尔有人走过,鞋底叩击鹅卵石地面发出一种声音,这声音也有了一种节奏。有时也会有些乱七八糟的脚步声,那一定是陌生人的,比如就像我所走发出的脚步声。

走着的小巷窄得只能容一两个人行走,仰头来看天空也只有窄窄的一条缝了。这大概也是古镇一种具有代表性的建筑形式吧,这让我想起诗人笔下的雨中小巷。但并没有诗中写得那么好看,巷子似乎永远都是暗暗的,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霉菌气息。如果在梅雨季节这种味道应该会更浓烈的。每天,都有一些如丁香一样的古镇女子,她们挎着竹篮来到溪边,将衣服和蔬菜在清澈的河水里洗得干干净净。

小巷里会有青石台门。进了门是个院落,院落住着一户人家。如果是独门独户,就可以断定这户人家曾经不是等闲之辈了。院内人家的布局一般为正方形式长方形,房间就在回廊处,一间挨着一间,走廊上摆满各色各样的农具。整个院落都散发出劳动的芳香。

古镇电灯普及时,夜色就显出另一种味道了。街灯微亮,刚好照着行人脚下的路。灯光映进水里,水就显得温暖起来,电杆上除了路灯,还拴着一只有线广播的喇叭,播完节目,就放出一些当时流行的歌曲,其实,古镇大多是老人、孩子了,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了,所以,他们不太喜欢听广播里传出来的歌曲,他们愿听的是原汁原味的演唱,那就是他们说的“社戏”了,对于“社戏”古镇人是充满热情的。28都古镇从明朝时就建筑了一幢至今保持完好的“文昌阁”古楼,成为今天的文化遗产,因年代久远,后来许多栩栩如生的珍贵壁画开始脱落,现在又重修完好。这在过去,可能就是一座专门唱戏的文昌殿,去28都的人一进古镇就能见到这幢古文化楼,遇到有唱戏的时候,看台上的演员唱得咿呀呀,台下的听众也听得如醉如痴。外地的游人听不懂台上的人在唱些什么,却也为台下观众的情绪所感染,便也会停下脚步,听上一曲。古镇渐渐开放了,就像一个披着头巾的女子掀起了盖头。古镇也修复了一些从前有后来又被破坏了的建筑。去古镇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却有一丝莫名的怅然。我在自己的家乡,时不时随一些外地的文人来到古镇,身临其境想像我到过的周庄、乌镇、西塘一样,我找不到原先的那种味道了。我知道,我不可能再让古镇的夜晚点起油灯,我也不可能再让古镇回到从前,失去的一些东西是不会再回来的……

回到家中,我忍不住写下诗歌:

《一个梦在大山里飞扬》

“有一个古镇,需要我用

一生的精力来审视。”

这是在浙西,一个叫廿八都的地方。

你的脚步在某一时间里到达,

碰落我眼睑下的泪水。

一个梦在深山独自燃烧,

我长久的忧伤于是被拯救。

我终于相信时间的轮回——

一朵深山的玫瑰在世间开放,

坚持被我拒绝多年的暗示。

我终于相信,冰清玉洁的梦,

是我春天里的新娘。

它给世人的开放是为了抵达,

一个完美旅游中的亮点。

“有一段历史,需要我用

一生的时光来面对。”

这是在边界,浙闽赣相交的边界。

你的文化在这山坳里燃烧,

温暖我潮湿的脸庞。

宁静的大山里,一个梦在独自飞扬,

它缓慢的飞旋使江山如火如荼。

一个耽于幻想的梦于是被开发。

我隐于寒冷的长久苦难于是被拯救。

——2003.8.16.于江山文联

作者简介:

四毛一戴,原名毛群建。一九六三年生于浙江省。江山市。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发表;诗歌散见于全国数十类纸质文学报刊及网络微刊。散文《今夜无眠》获第二届全国“人间亲情”征文大赛一等奖;并荣获《中国诗人》(中微诗刊)1999–2020年度诗人奖荣誉诗人奖。曾历任江山市作协理事兼副秘书长二十年。著有诗集《苦楝》。现居浙江江山。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编辑:兰若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