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母亲节征文 | 陈亮:写给母亲的散文诗

【母亲节征文】

—————————-

/ 文:陈亮/ 图:堆糖

我的第一篇文章,准确地说第一篇稿件,原本不是冲着母亲您写的。可是像我这样的乖孩子,依然不能弃之如敝履,经不起文学启蒙老师的点拨,“先写写你母亲吧!”我头摇得像拨浪鼓,我的作家梦,是否应该从这里启航呢?我心里忐忑不安,那时的我,是懵懂幼稚的,天下父母不都一样吗?有什么好写的呢?如何才能突破瓶颈,写出母亲的独特性呢?

可是令我头疼的是被愚昧蛊惑了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充盈脑海。老生常谈之下,我想表达的欲望在不安中沉沦、漂浮不定。像一片蜉蝣,渺小而不值一提。为此,我绞尽脑汁、夜不能寐,当我真正读懂“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可怜天下父母心”的时候,时隔那个羞涩、腼腆、胆小、懦弱的我,已经廿余载。

那年那月,我不小心攀爬桑树,膝盖蹭破了皮,立马红肿起来。身材并不健硕的您,背着我二话不说就往镇上医院赶。到了镇上,我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件似乎相见恨晚的运动服。您那时还是民办教师,囊中羞涩可想而知。但您最终拗不过我的倔强。我向您信誓旦旦:“如果买了衣服,我可以不看医生!”世上有些事真是巧合,我的运动服穿在身上,回家后伤痛竟然奇迹般地不治而愈。这年,我刚好6岁。

那年那月,我在乡镇上读书。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心中委屈,心情十分沉重。见到您在狭小的空间喂猪,并没有丝毫察觉。母亲你对我“吼道”:“把猫给我赶回来!”我似乎产生了幻觉,听成了“给我敢回来”!于是不顾一切地往姥爷的家跑去。跑到一半的那座桥,您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抱住我:“你怎么这么傻!心里有委屈要说出来!”结果我依偎在您怀中,痛哭流涕。您却拿来了板尺,一边打我的手心,一边河东狮吼:“我叫你跑——以后还敢不敢!”这年,我刚好10岁。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到了千禧之年。我没有出人头地,却已成年。母亲您说到了耍朋友的时候了!我自然唯唯诺诺。您立马请资深媒人做媒,介绍了一深漂女孩。我们自由恋爱,不久就闪电结婚。这年,我刚好25岁。

然后您想抱孙子,但妻子怀孕出现妊娠反应,当时,医生给您交涉,要么不要这个孩子,因为要的话妻子会有生命之虞。您语重心长问我“保大人还是保孩子”,我竟然幼稚地说“两个都要”!您把我的意见反馈给医生。医生笑了,但您却一再请求医生“妙手回春”“重金酬谢”……那年,我30岁。

不经一番寒彻骨,那得梅花扑鼻香。如您我所愿,孩子大人都平安,您对这个早产儿,是一把屎一把尿地伺候,您喂他的鱼时,将鱼刺在嘴里咀嚼过滤的事情至今传为家中的“美谈”。您在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天伦之乐”且“乐在其中”!

转眼到了不惑之年,我开始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作品。写亲情的时候总忘不了“刀子嘴、豆腐心”的您。关于您的文章,大概也装了一箩筐了吧!就像母爱如水,涓涓不息。

父母在,人生尚有归途。而陪我慢慢长大的您,却已经步入古稀之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慢慢地,在儿子变成大小伙的时候,我更加感到“孝敬”的重要。又一个母亲节来临,权当这是我为您写下的散文诗!

往期作品回顾

香落尘外?广州雅娴 | 母亲节征文启事

作者简介

陈亮,四川省乐山市实验中学。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湛蓝

顾问:刘向东蒋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张建华李国仁杨秀武 骥亮

总监:徐和生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柳依依 暖在北方 胡迎春 尾子

主编:烟花 清欢

编辑:莲之爱 朱爱华 陈风华 风碎倒影 连云雷 朱晓燕

美编:无兮 ETA 张婷儿 鱼的记忆。

播音部:

主播:魏小裴自在花开 眉如远山 西西

投稿须知:[email protected],作品必须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其中70%归作者所有(赞赏低于十元和一周后的稿费不发放,维持平台基本运营)。香落尘外为数家纸刊选稿基地,优秀作品强力推介!

联系平台、领稿费请加微信号:lanerzou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欢迎关注香落尘外

这是一个精致的生活平台

欢迎关注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