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朗诵 | 湛蓝 | 我在冬天等你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

关注“作伴结庐”

我在冬天等你

赶快对镜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

  然后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我是火
  随时可能熄灭
  因为风的缘故

——题记(洛夫)

秋色渐尽,我以雪花的姿势,等你,在冬天。

第一次读慕容雪村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读到一定程度,我觉得读不下去,精神有轻度洁癖,那时候我心里一点都容不得杂质。他销声匿迹两年后,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带来了《原谅我红尘颠倒》。读完以后,再了解他的生平,当看见昌平,这个地名像无意中触碰到一个按钮,瞬间连接那个理想主义诗人海子。因为《昌平的孤独》,因为法大,总感觉他们之间有某种渊源,会殊途同归。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极尽美好、无拘的生活,到底是一种触及不到的理想状态。美好愿望的幻灭,陷入绝望。慕容雪村,又似乎把这个世界看得太真切,极恶极暗的世界,他心里仍有一束光。那一束光,照亮前程抑或噬之于黑暗?

念小学的时候,每年六一前,会评三好学生和优秀干部,班上有三个名额。低年级一个老师是我们院子唯一的外姓人家,下课的时候遇到他,他说咱们院子你和霄榜上有名。后来,公布的名单上,换了主角,就因为她的父亲身居要职。那年,我十岁。人情,第一次在我白纸一样的命途中烙下污迹,面对世态的不公,没哭没闹。我想,有些气度是天资,一直是个顶要风度的人,可供失去的东西很多,只有风度是自己的,不可失。

父亲在我的心里,一直是一座山。我出生在一个正统的家庭,如今那座老宅已经成了文物保护单位。父亲是家族长子,继承家族上一代两个老人三分之二的不动产。父亲膝下无子,仅有四个女儿。那些年头,觊觎父亲产业的人不少。

堂弟是小叔叔卸下军装,罚款为代价生的一个男孩,有人为了父亲和叔叔名下的房产,给年幼的堂弟下药,导致他哑了一段时间。后来医治及时,才幸免遇害。

那时依旧年少,父亲病一场,穿藏蓝色毛呢大衣,带鸭舌帽,坐在山头望山。一个缺嘴的男子,同族的,膝下三个儿子,仅有几间草房。他趁我父亲不备又有病在身,从后面将父亲推下山去……幸好下面是松软的泥土,又或者上天见怜父亲的仁厚,他竟然躲过那一劫。

夜里,听母亲说起,孩童的心里,升起强大的屏障,想替父亲捱过那一记黑拳。没有亲历那个场景,是上苍对我的仁慈。我爱这个世界曾有过的温暖痕迹,足以消除我对丑恶与肮脏的恨意。

念大学,我们搭乘同一辆车,从古城出发,来到蓉城,最后分散在四个不同的校区。他们宿舍八个男生,加上通江帮,十个。有课的早上,我和同学走出公寓,他们就会接下我肩上的牛仔包,把书放进书包,一个男生背着,一群人一起去阶梯教室听课。深秋的校园,地上铺满明黄的银杏叶,像一层温暖的地毯,带着童话般的质地。我像个永也不愿长大的孩子,跟在他们身后,踢石子,捡落叶,在草坪上弹吉他……没成年的时候,总盼望成年、早些独立,以证明自己长大。我们为了早日毕业,努力修够学分。曾有一次熬通宵,为准备次日的考试。我不会骑自行车,早上他们载着我一同去参加考试,因熬夜没休息好,摔了,我却毫发无损。结果,增加的课程,只有我一个人通过了考试。拿到不丰的奖学金时,我们像一同备考一样将它分享掉。他们带我学滑冰,时刻护佑在身边。刚好宿舍的女友也在,看她几次摔倒,裤子磕破了,让他们去帮帮,他们说男女授受不亲,不去。瞪了他们一眼,我自己去。女友推开我。之后,感觉到宿舍的不自然,出现明显的间隙和隔膜。一个人对十个人说小话,大抵会有九个人乐意参与,有一个人愿意让自己保持清醒都算庆幸吧。我承认,这些知觉让我的心一寸一寸染上风寒。小空间内,让我呼吸不很顺畅。

到后来,类似的境遇比比皆是,不仅仅是我,有很多人都在这种困扰中变得心灰意冷。

那天夜里,我们聊天,朋友说:法治难于实行,因为这片土地上人情牌根深蒂固。奔跑的世界,依然有大量闲人的存在。

隔着两千公里的距离,能感觉到一个人内心的哀漠,对方并未坦露。曾说,世界某个角落,必定有一个同样醒着的灵魂,隔着千山万水,彼此遥叩心墙。

季节的更替,让世界有温暖源,也有冷凉的所在。

秋尽,寒潮穿透皮肤直抵骨骼,心里着了凉,患着伤风。

人生的前半段,为了融入人群,学习说话;而后半段,不得不为了脱离人群,学习闭嘴。我们最终都会回复到一个人来到世界的状态。

现实一点点抽走我们心里的暖,让心一寸寸变冷,成灰。冷到极致,便再不畏寒冷了。退到无处可退的时候,便也是进。

秋天走了,我在冬天,以雪花的姿势,等你。

?end?

编辑 | 尹晚词

诵读 | 跑跑吉祥

图 | 网络

作者简介:

湛蓝,她依旧,滚滚红尘中,守一颗素心。是有执念的人,文字是染上的一种病,不可救药地喜欢,孤独也好,寂寞也罢,终归有趣。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作伴结庐工作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稿费以推送日为准,每周天对天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相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