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母亲节征文 | 初蕊千叠:妈妈

/ 文:初蕊千叠

/ 图源:堆糖

/ 排版:郭舒

?

一辈子,你围着我转;这一次,换我围着你转。

——科沃斯机器人 广告语

妈妈,我多想跟你说广告语中同样的话。然,这句话余生只能藏在心底,再也找不到跟你说的机会了。2004年闰月二月初一,我带着感冒初愈的女儿去游乐园玩。那会儿女儿刚两岁半。粗心的我却忘记了带电话出门。下午四点多一点,带着玩得累了的女儿刚到家,电话铃声就像是知道我到家了及时响了起来。我来不及换鞋就接听电话:“你今天去哪里了啊?电话都打爆了你都不接电话,妈妈走了。”六姐在电话里哭着说。那一瞬间,眼泪无声地流下来。我挂断电话,再一看手机里有47个未接电话,全是哥哥姐姐侄女他们打来的。从上午10点就开始打电话了,但无奈一直无人接听。我越往后翻看电话号码,我就越控制不住,终于在女儿的一声“妈妈,你怎么哭了?”里崩溃。撕心裂肺的痛迅速蔓延至全身,我紧紧抱着女儿,像是跟她说也跟我自己说:“我没有妈妈了,我再也没有妈妈了。”女儿一脸的天真看着我说:“妈妈你不哭,外婆她去哪里了?她好久回来?”我拥抱着女儿哭着说:“外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再也不能跟妈妈说话了,妈妈没有妈妈了。”女儿这一下似乎听懂了,她哇的一声也哭了起来……我一边伤心一边收拾要携带的行李。老家距离成都有170公里,长途汽车下午3点就已经是最后一班。又没有私家车,只能第二天早上乘坐第一班长途汽车往家赶。从老家回成都才不过一个月妈妈就撒手人寰,心里的痛是无法言语的。妈妈生病是2002年阴历二月。妈妈在二姐家玩了几天后跟二姐说:“这几天我老是觉得肚子胀得很,胃也痛。我在你这耍了好几天了,明天放场(赶集),你把我送到街上去,我去医院弄点药吃。再到你大姐家去耍几天。”第二天吃过早饭,二姐就跟妈妈一块儿上街,在街上碰见大姐,她们俩就把妈妈带到医院去看医生。给妈妈看病的是一位老医生,他给妈妈拿脉后,又用听诊器给妈妈听诊,然后又把手压在她胃部,腹部隔着手背敲打。很久以后他跟妈妈说“老人家,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肚子有点胀气,一会儿我再给你做个B超检查,单子叫你女儿来拿。你回去好好吃药,心情放松慢慢就会好起来的。”医生说完,叫妈妈坐在外面椅子上休息,叫大姐二姐去拿B超单和处方单。两个姐姐跟着医生后面,医生看了看妈妈说:“据我初步诊断,老人家的病已经很严重了。腹部积水很严重,如果不抽水的话,她会胀得难受,怕她受不了。抽了水,她会好受点,等B超结果出来了,再跟你们说她的病情。今天你们先回去。”大姐二姐听完,赶紧找人带信给爸爸和哥哥。第二天早上,爸爸和哥哥打早就到了大姐家。吃过早饭,爸爸哥哥,大姐二姐,大姐夫他们一起到医院,五姐和五姐夫也都到医院了。医生把B超结果告诉家人:“老人家是肝癌晚期,现在已经是肝腹水了。看你们抽不抽水,抽水呢,她要好受点,但是我们不建议她做手术,已经是晚期了,年龄大了,打开后也有可能手术做不了又缝上,她人遭罪。”经过爸爸和哥哥姐姐商量,先让妈妈住院,抽腹水,等其他几个子女都到了再决定要不要做手术。 在妈妈入院的同时,其他几个子女接到消息都陆续赶回家,而我接到家人消息都是两个月后的端午节了,妈妈一直不愿意家人告诉我她生病了。妈妈抽水后好受点就转院到离家近点的乡村医疗站,离五姐家只有几分钟就能到。后来我回家时就直接到五姐家,那天全家人都在,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和我,我们一起商量要不要动手术。爸爸说医生的建议不做手术,年龄大了做手术也是打开又缝上,人还受罪。可我们几个子女,谁又能开口说不做手术啊!毕竟那是我们的妈妈呀,哪怕只有一点希望,我们谁也不愿意说不给她治疗。

我们兄妹几个你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接话。其实心里都知道,如果不做手术保守治疗的话,妈妈只是身体上的疼痛。可如果做手术插管,妈妈承受的不仅仅身体疼痛的折磨,还有在医院的吃喝拉撒睡都不利于她的病,这一进医院就有可能不能活着回家了。

就在哥哥姐姐沉默时我走进妈妈睡的房间,妈妈笑着说:“我都给他们说了,不给你打电话的,她们还是把你喊回来了。我晓得我的病治不好了,你回来还是治不好。不过你回来看看我也对,万一我一口气不来了,免得牵挂你。”这就是我的妈妈,在明知道自己病重,却担心我回来一趟不容易,就不想让我知道。

看妈妈这样说,我强忍着泪水说:“妈妈,那你知道你的病情吗?”

“知道啊,医生说了,最好不做手术。平常痛了输点液,如果实在痛狠了,就吃止痛片。”妈妈说。

我说:“我们都想你去做手术治疗,万一有希望呢?”

“不做,不做手术,做啥子手术哦,反正都七十几了,也该死了,临到死了还遭罪嗦。”妈妈说。

接着她又说:“管他妈的,痛得狠了再去医院,我要回去。有空我要到处去耍哈,哪个天天睡到哦,莫得病都睡出病来了。”

就这样,按妈妈的意愿给她保守治疗。妈妈是一个乐观善良的人,她一生从不欺负弱小,若是别人有求于她,能做到的她想尽办法一定帮忙,做不到的她总觉得有亏欠,尔后在其他方面弥补上。在她生病后的日子里,只要身体上不痛,她就没有空闲过。不是在菜园里栽菜,施肥,拔草,就是扯猪草,拣柴,做家务,尽她所能地帮哥哥嫂子减轻负担。

正如书上所说,“哪有什么的岁月静好,你所说的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妈妈的病在保守治疗中没有恶化。医生说主要是她自己乐观,跟没生病时是一样的心情,这对她病情有很大帮助。转眼到了2003年的春节。我带着女儿回去看她,女儿才1岁多,她似乎已懂得外婆就是妈妈的妈妈。她奶声奶气地跟外婆聊天。吃饭要跟外婆一起,外婆在桌子上吃饭,她也上桌子,外婆若是端着碗坐在其他凳子吃,她马上就端着碗学着外婆的样子坐那儿。妈妈说:“还是女娃娃贴心,庭庭这么小就晓得跟外婆亲了。”

2003年的3月5日我带着孩子离开成都去上海工作。刚到上海工作才没多久就出现了非典。怕孩子被传染,我赶紧带着孩子回成都。在成都待了一个月,我要回上海去,不得已把孩子送去了幼稚园。我这一去就到了2003年底,接到五姐的电话说妈妈病情加重了,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接到电话后我就赶紧买回成都的机票,可机票都是全价,后来我定了最快回成都的火车票。

我记得我的火车到成都是2003年12月30日的晚上7点。31日在家待了一天。2004年的元旦我就带着孩子回老家照顾妈妈。

我到家时,妈妈已经多日躺在床上不起来了。她看见我回家了就哭了,她说:“我好想再多活些日子,我还想跟你走成都去耍,那年到成都去照顾你,你还没有成家,又没得钱。在玉林菜市场你想买桃子给我吃,可是太贵了。”听到妈妈这样说,我失声痛哭,那是我这一生的遗憾。

记得那是1997年我还没有成家,又生病了,妈妈从老家赶来照顾我。因为生病后没有去上班,手里的那点积蓄也不敢乱花。一天我和妈妈去玉林菜市场买菜,妈妈看见桃子说“这桃子看起来好看,肯定甜哦!”

我问摊贩:“桃子多少钱一斤?”

“小的12元,大的15元”摊贩说。

“买两个小的吧!”我跟妈妈说。

妈妈说:“两个都要6.7元了,算了不买了。”

要不是当时我没有钱,妈妈也不会带着遗憾走(老家没有那样的桃子卖)。现在回想起来,仍旧后悔,心痛。

现在,就是想弥补当年的遗憾,也没有机会了。

我在家照顾妈妈的那段日子里,侄女也从上海赶回来了。只要有太阳,我和侄女两个就把妈妈搀扶到街沿上的椅子上晒太阳,陪她说话。她说:“你们都在家里照顾我,把我守到咋办嘛!钱也挣不到,等开春了,太阳暖和点,你们该回成都的回成都,该回上海的回上海。人早晚都是死。可你们年轻人还要过日子啊!”

听妈妈这样说,我和侄女俩都忍不住快要流泪。但当着她的面我们都强忍着。过了几天侄女就在家人的催促下回上海了。

春节到了,几姐妹没有按往年约着一起回娘家,怕妈妈在病床上还要操心。正月十五元宵节,是爸爸的生日。妈妈说:“老大爷,今年你的生她们都晓得我不好,就没有回来给你过生,都怪我,不怪娃娃些。你今天还是要吃好喝好。”爸爸说:“每年都在来,今年一年没回来有啥子嘛,等你好了,明年我们到几个女子屋头轮到耍。”爸爸说归说,可我明明看见爸爸眼眶里噙着泪水恁是不让它掉下来。

又过了几天,爸爸说:“庭庭也要开学上幼儿园了,你也回来一个多月了,你们回去吧!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你妈妈她的病也只有这个样子,你们光把她守到也不行,还要挣钱吃饭的嘛。屋头,还有我和你哥哥嫂子,海英(哥哥的小女儿)他们。有啥子我们给你打电话。”

正月二十四,跟爸爸妈妈哥哥嫂子告别,我带着孩子回了成都。这以后的一个多月,家里也没有来电话,日子似乎都又回到正轨。直到阴历闰二月初一这一天,妈妈没有等到我回家就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妈妈走的那天上午十点左右,她就叫侄女给我打电话,她想看看我。而我那天带孩子出去玩没带手机,没有接到电话,就这样妈妈临终也没等到我。直到第二天我到家告诉她说:“妈妈我回来,你不要牵挂我了,你可以闭上眼睛安心地走了。”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想跟她说“妈妈,一辈子,你都围着我转;这一次,换我围着你转。”

可惜妈妈再也听不见,她离开我们整整17年了。而我,也只有在梦里才能有机会再见到妈妈!

往期作品回顾

香落尘外?广州雅娴 | 母亲节征文启事
原创:湛蓝 | 为谁枯守一座城

作者简介

初蕊千叠 70后 我希望用最直接的线条,勾勒着自己最简单的人生;也希望用最平浅的感知,感动着所有的感动。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湛蓝

顾问:刘向东蒋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张建华李国仁杨秀武 骥亮

总监:徐和生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柳依依 暖在北方 胡迎春 尾子

主编:烟花 清欢

编辑:莲之爱 朱爱华 陈风华 风碎倒影 连云雷 朱晓燕

美编:无兮 ETA 张婷儿 鱼的记忆。

播音部:

主播:魏小裴自在花开 眉如远山 西西

投稿须知:[email protected],作品必须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其中70%归作者所有(赞赏低于十元和一周后的稿费不发放,维持平台基本运营)。香落尘外为数家纸刊选稿基地,优秀作品强力推介!

联系平台、领稿费请加微信号:lanerzou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欢迎关注香落尘外

这是一个精致的生活平台

欢迎关注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