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巴蜀之地 | 夏祥林:龚滩一梦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免费关注。

/ 图 :堆糖 / 文:夏祥林

同行的<跑马你会>一直都在说:乌江,乌江,这汪江水如此碧绿清澈,怎么会叫“乌江”呢?琢磨不透,抠烂脑壳也想不明白。时光之箭老弟,他是土生土长的赵家渡人。我是土生土长的赵渡人。两个从小在沱江源头戏过水的“泥鳅”,在人生半程的节点上,应乌乌江水的无言召唤,相约在巴山蜀水的尽头,龚滩古镇来回游动。属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缺牙巴咬虱子,转到一起了。我两个是资格的老乡。其他六人都是来金堂工作的外地人。

彼“乌江”非此“乌江”。此<乌江>傍有一道世界级的名菜:乌江榨菜,在涪陵。碧水澄幽的乌江,闻名遐迩乌江画廊。

乌江发源于贵州省威宁县,乌江流经渝、黔两省市14个区县,有8个士家族、苗族、彝族、布依族、仡佬族等少数民族自治县,流淌着浓郁的民族风情。流经重庆市酉阳县、彭水县,在涪陵区注入长江,全长1070公里。乌江是一条军事河流,历来被称作天险。汉代、三国、太平天国的英雄豪杰,都在江边演绎过金戈铁马的故事,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刘邓大军进军西南也曾在此创造抢渡的奇迹。

乌江流经酉阳县境内,从万木乡到龚滩古镇之间的河段,60公里的河段,为乌江的精华段,被誉为“乌江画廊”。两岸绝壁,灌丛密布,水急滩险,胜似三峡,被誉为“百里画廊”。

乌江画廊景区有什么特点呢?

奇山、怪石、碧水、险滩、古镇、廊桥、纤道、悬葬。

雄奇险秀的河谷沟壑,鬼斧神工的悬崖绝壁,桀骜不驯的乌江、欢快奔流的阿蓬江,点缀在秀美的乌江百里画廊,受到了无数科考、探险、摄影爱好者、电影、电视剧组的青睐。

乌江百里画廊民族风情异彩纷呈:

土家摆手舞之乡的西大门景区,是西南卡普、蜡染的摇篮;古老的土家族背嫁哭嫁、独特的苞谷灯戏、民间青年男女表达爱情的木叶情歌,还有众多的民间的手工艺品,组成了当地独具魅力的民族风情。尤其是山民依山就势,临水而居,形成了颇具乌江特色的石镇建筑,青石板铮亮照人,吊脚楼摇摇欲坠。

用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的话来说,就是“是爷爷奶奶的家”。

听上去是不是感觉到了一种诱惑?呵呵有许多人,只知道在中国的大西南,有一条跨越川黔两省的、汹涌澎湃的天险乌江,但没有身临其境,印象不深,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叫乌江,也有些人只听说天险乌江,雄奇险秀,神迷莫测。当年红军战胜天险,胜利渡过乌江,才使千里乌江,威名远播,世人皆知。但对为什么取名为乌江,仍然不得而知。

近些年来,随着改革开放,旅游与航运事业的不断发展,这条神奇瑰丽的处女河——乌江,才逐渐为人们所认识、所熟悉。特别是它那独特的自然风光,丰富的各种资源,多彩的民族风情,迎来了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骚人、墨客,接待了与日俱增的经贸船只和远近客商,使这条“不是三峡胜似三峡”的“千里乌江画廊”,变成了在大西南,仅次于长江的一条重要的“黄金水道’’。

如今,每当人们乘着轮船,在乌江上愉快地旅行,欣赏着两岸如画的美景,俯视那清澈迷人的透明江水时,自然而然地要产生一个疑问——分明是“可鉴毛发”、“清澈见底”的清江水,为什么要取名为“乌江”呢?

有人说,那是因为这条江发源于乌蒙山麓,所以古人就给它取名叫乌江。还有人说,本来该取名叫“清江”,因为湖北早已有清江的地名了,为了避免重名,加上这条江的沿江两岸,浓荫掩翳,使本来清澈如镜的江水,看去也成了乌黑的江水,所以就被取名为“黔水’’和“乌江”了。

一座让你走近就不愿离去的依江而建的水上画廊。有“巴蜀第一镇”、“绝壁上的音符”之称的龚滩古镇,坐落于乌江之畔,是山水景观和古镇文化紧密结合的典范。

古镇源自蜀汉,置建于唐,距今1700多年的历史,是国家4A级景区,素有“钱龚滩”之美誉,古镇石板街光可鉴人,文物古建筑别具一格,四合院古朴幽静,土家吊脚楼形态各异,是国内保存完好且颇具规模的明清建筑群,被专家学者誉为“建筑奇葩”。

国画大师吴冠中先生称“是唐街,是宋城,是爷爷奶奶的家!”

因此,才有“龚滩一梦,情醉千年”的夸张说法。

说到龚滩,谈一谈它名称的由来,龚滩地处乌江和阿蓬江两江交汇之地,乌江雄秀、阿蓬江险奇,这两条江的两岸都是崇山峻岭、奇秀无比,从空中俯视,这两条江就宛如一块巨大的翡翠中间两条美丽无比的绿色裂纹,因此人们传说这两条江原为两条龙所开辟,大的一条龙是哥哥叫乌龙,小的叫阿龙,乌龙力大而猛,就开凿了乌江,阿龙体小力弱,在川黔交界处就和乌龙汇合共同努力,奋力越过川黔的崇山峻岭,形成一条水流湍急的险滩,因为是两条龙交汇之处,正如龚字的字形——上面是“龙,下面是共”,所以人们就把这个险滩叫龚滩。

龚滩是龙汇之地,汇集了乌江流域的钱财货物,称为“钱龚滩”,龙汇之地,自然也会汇集万千灵气,人才辈出,因此,传说贤俊之人到了龚滩,沾了两条龙的灵气,就会更加飞黄腾达,润雨丝丝淋湿了巷口,光阴恍惚穿越了古老的春秋,青石小巷似乎是望不到头这里住着静谧和岁月悠悠。

不得承认我们的人性的“弱点”,一旦喜欢就变得“贪婪”,总想更尽情地感受眼前遇到的美好,把所有时间都占据,寸步不离,凸凹的石阶,倔强的青苔,古香古色的房屋,没有间隔的绿色,可能这就是很多人说的很多年前很乡村的村落,而现在却成为现代人奢侈追逐的心灵“避难”所。

入夜,乌江画廊的美又呈现另一种风情,静谧的小镇散发着迷人的味道,来到江边,看那远处的灯光点点,内心涌动无限遐想,夜晚的古镇时光,更家幽静安详,听不到轰鸣的发动机声,也没有炫目的都市霓虹,大红灯笼点缀了江边的吊脚楼,夜晚,这里更多的是本该属于夜里的暗,而这种暗恰也是你放松心灵的喜欢,老街边的铺口,这里的人们在忙碌。

走进龚滩,就如同走进了一幅大写意、大泼墨的山水画,这幅山水画不会生长在秀丽江南,不会镶嵌在边陲小镇,单单会出现在乌江峡谷边,因为这是大山大水成就的峡谷古镇,这里有全国最大的吊脚楼建筑群,这里有迷人的乌江画廊和如同仙境般的阿蓬江,这里还有一条著名的石板街。

打动人的街景,总会生出文艺的心情,古老的村落飘着古老的歌,古镇里总会发生很多难忘的故事,或是久远的留在人们心间,或是现代的能让人们看见,在旅行时光里在这里走着,可以不自觉地让你心情放静,脚步放轻,就要漫无目地,就要不管来去,一遍一遍地走着,只要有你,只要在这里。

船,泊在乌江。夜,仰在乌江。大山有知,乌江不语。一如金堂的五凤溪与赵家渡。

如果在彼时,塞不满的成都府,靠的是码头船运,牛马挑夫,人与畜的蛮力,繁华与艰难困苦,是拉不完的赵家渡。龚滩的水墨丹青,不会有闲人光临,墨客骚人的行吟,也止于“今为胜”。斗转星移,公路高铁快车,轮船飞机空客。自驾是耗油的,高速是付费的。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食而至旅捷。快哉幸哉你,愉哉悦哉我,阿弥托福!这福,如果不是赶上了好时光,黎民百姓,何至于此?龚滩,你给我等到,我还会从赵家渡过来的,不再是蜻蜓点水。

作者简介:

夏祥林,男,1965年生,成都金堂人,1987年四川师范大学数学系毕业。高级中学教师,金堂作协会员,一个痴谜的文学爱好者。

2017年起,有小说、诗歌、散文、随笔陆续刊登于山东齐鲁音像出版有限公司《中国微篇小说年度佳作2019》(版号:ISBN978-7-89382-231-5)、《大渡河文学·精短小说特刊》(国内统一刊号CN32-1840/G1)创刊号及第四期,四川师范大学电子出版社《梦开始的地方》(书号:ISBN 978-7-89519-139-6),诗刊《山风》(2019年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金堂县委员会编辑《美丽金堂丛书·文化金堂》,金堂文联之《三江文艺》、《金堂文联》,金堂县作家协会会刊《金堂作协》,四川省散文学会金堂分会《大地文艺报》,《天府边城·五凤溪》报以及新媒体《文艺四川》,微信公众号@行脚成都等。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编辑:兰若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