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湛蓝 | 漂洋过海去看你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

关注“作伴结庐”

漂洋过海去看你

没有什么可以再为她做的了,那就因她病一场吧,病好了又是一条好汉。用余下的力气爱自己。

——题记

入秋过后,雨成了这座城市的常客。那天夜里,我坐在云住处咖啡馆的窗前看雨,玻璃像孩子哭花的脸,霓虹变得迷离,法国温婉天后helene segara的《再续前缘》把所有的慵懒都牵引了出来。抬腕看了一下表,9:23,大概不会再有客人光顾,回家!

收拾停当,拿起椅子上的纯白色长丝巾在脖子上绕了半圈,心里有个孩子般的声音欢快地吆喝:打烊啰!

“冰冷千山,你要回家了么?麻烦你点事。”一个声音蓦然在门口响起。

他第一次单独来店里,我有些愕然。他形容憔悴,让人不敢相认。于是示意他先落座,我去拿了两杯苏打水。

他笑着说:“冰冷千山,我联系不到咔咔,她生我气了,5天没有任何消息。我想请你帮我问一下她好不好,不要说是我问的,只要她回复你我就放心了。”

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脸上,尽管他极力压抑自己的焦虑,语气尽量平和,但是有些东西是克制不了的。我没有拒绝。手指摁了一下电话右侧键,指纹核对过后,解开屏锁,快速搜索到咔咔的名字,键入几个字:“咔咔,想你了。”发了一个龇牙的表情。时间,21:59。

时间一秒一秒单调地流逝着,我的电话没有锁屏,他抬眼就能看见有没有信息弹出。店里除了我和他的呼吸,没有别的声音,安静得令人窒息。又不对,应该是等待的焦灼让人窒息。

“你要吃点什么?我去准备。”我打破了沉默。

他说:“冰冷千山,我还是要谢谢你。”

“你耐心点。”我就这德行,学不会主动打听别人的隐私。

他神色黯然,说:“我觉得可能不是耐心点的事了。我原本是想给她惊喜的。冰冷千山,你打烊吧,快回家。如果她回你消息,你告诉我一下啊,我不再联系她了。”

我说:“好。”

他竟然一笑。

我说:“苦笑也是笑呵。”

“我就觉得我是一个傻瓜,傻笑。”他的语气灰极了。

我希望说一句高妙的话,稀释空气里的灰色:“强颜欢笑呗。”

他没有躲闪,倒是诚恳地嗯了一声,说:“很无奈啊。冰冷千山,我没惹她。”

“咔咔是个好姑娘,你也不舍得惹她了。”

“非常舍不得。我买个机票,办了签证准备去温哥华,她就不理我了。”

“她说时机不到,她生气,我就把机票退掉了。”

我一直安静听着,他每次停顿,我就嗯一声。他抗议:“冰冷千山,你怎么不问,怎么不好奇?”

我唇角上扬,笑着说:“你想说,哪用得着我问,你只是需要一个听众,而不是八卦的狗仔队。”

他再一次苦笑,说:“快回吧,夜了。”

我说:“夜安。”

我知道咔咔生活习惯,每天坐地铁回家的路上,会用电话上网。想到他的焦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早上我就找她:“呼叫咔咔。”石沉大海。

云住处咖啡馆,晚上21:35,他再次造访。他知道没有消息。我也知道他会再来。准备了些甜品,据说吃甜食幸福指数会高一些。

等待时间越长,越焦急。他说:“之前也想去看她,她不同意,这个月20号我们在一起一周年纪念日,我瞒着她办了签证,想给她个惊喜,结果……”

“据我对你的了解,你家境殷实,她不会担心你的旅费问题。话说回来,是该见见了,如果彼此有意。”

“所以,我现在也迷茫了。”他笑笑说。

“未来,未来是个充满未知的话题。”我没问,这话有引导作用。

果然,他说:“我们谈及过未来,都商量好了,我这边的工作都放弃了,老爷子在岛城,我们也去那里。她两年后就从温哥华回来。”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20号是纪念日,她不理你,该不会是回国来找你,给你惊喜吧。”总是把世界画得很圆,想得很浪漫。若真是这样,这俩小主会演绎一场旷世决绝的爱情剧。

“冰冷千山,不会,你过高估计了这份爱。我突然发觉我对她了解得太少了。”

“情到浓时情变淡。网络恋情到一定时候,必得走进现实,不然会慢慢淡去。”

我也是这样想的,才决定去看她,但她的表现让我太意外了,她竟然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也许她遇到什么事了,脱不开身。你别猜,两个人之间,忌讳猜疑。”

“我不会再给她找理由了。今天第六天,音信全无,我真的挺崩溃的。冰冷千山,她给你回话告诉我一下就好了。我都看不起我自己了。”

“说什么呢,你别瞎想,她肯定也不好过。”

“我现在不想去想了,太乱。我就怕她有事,如果她给你回信,我知道她还好就可以了。我已经决定不再坚持,好的爱情不是这样的。”

“你别轻言放弃,也许咔咔确实有事耽搁了。”

他笑,笑得很苦涩:“你好会安慰我,我已经决定了。爱她没后悔,留下了太多的遗憾,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心。”

“言外之意,你感觉不到咔咔的心了。”

他第一次反问:“如果在乎一个人不会让他如此惦记,不是吗?哪怕和我说一声不爱了也可以,给我们这段感情一个交代。”

我没法反驳。想想,这也是网络感情普遍性的结局。“女孩子顾虑多,你别急嘛。”

他又笑,充满嘲讽,有多苦涩他冷暖自知。“我不急了。”

真不忍心继续看下去,我借故走开,给咔咔发了一条消息:好咔咔,你若看到消息,回一个字好么?有时候牵挂也很折磨人的。

22:22。

他的微信有消息。他眼里一片晶莹:冰冷千山,她回复消息了,谢谢你,她没事,很安全。心里的石头落地了。”

我以为无言终于瓦解,王子和公主从此开开心心。我说:“我先忙,你们聊。”

他说:“冰冷千山,你回去睡吧,她说不想和我说话。”

“你别往心里去,女孩子喜欢说反话和气话。”

“真的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他走过来,给我拥抱,我不知所措。

“晚安,你也回家睡觉去啦,6天6夜没合眼。”

“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还要煎熬多少个6天6夜。晚安,冰冷千山。”

两天过后,他约我去云住处附近的另一条街,说请我喝茶:“冰冷千山,我要戒掉你的咖啡了。我想你会理解我吧?”

“你就这样放手了?”

“嗯,我做了我可以做的一切。”

“我都忘记你是什么时间来的咖啡馆了。”

“是咔咔推介我来的,她没有苦衷,我给自己的底线,我等她到今晚凌晨,她继续失踪,我就离开。云住处咖啡馆,我只留恋你,所以我希望我们是朋友。”

我点点头。云住处咖啡馆曾是他与咔咔的欢城,如今成了他的伤城。换了我,也只能戒掉。他没法面对过去种种的好,过去越美满,现实越不堪。

他说:“我不在咖啡馆,但我还在这里。我需要一些时间调整自己。我爱了她4年,在一起一年,总得去慢慢消化掉那些刻骨的回忆。”

“4年,不长,也不短。你很有耐心。”

他无奈地笑:“我的耐心并没有给我带来好运,其中几个月还在里面。”

我知道里面指的是什么,淡淡地说:“你也是苦过的人,懂得爱。”

他接得很巧妙:“懂得爱,也懂得不爱。只当梦一场,很美妙。”

“咔咔不知道你要放手了吧。”

“不知道,冰冷千山,你要尊重我,不要告诉她。”

“嗯。我不插手。但你一定要守到最后一秒,不准食言。”

“4年,我等待得够久了,不是吗?9月20号,我会消失在她所有视线。放弃有时好过坚持。”

不是不委屈。我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大概是伤透了心,才会放弃心中所爱。我见过太多无疾而终的网络恋情,没有一对修成正果的。

他笑了,笑得不那么凄凉,说“我以为我们会修成正果。”

“你们也不例外,一开始我也不看好。”

“为什么?你看出什么了么?”他急切地问。

“单单这漂洋过海的物理距离,就让人绝望……”

入秋以后,几乎每天都下雨。坐在咖啡馆的窗前看下雨,已经成了我的一种嗜好。他给我发消息:“20号准点,我把她拉黑了。也许她在等待这样的结果。”看到那句话,我很难过,甚至觉得他决绝。他拉黑那一刻,应该是痛到极致,又是解脱。想起他们这段无疾而终的跨国之恋,不禁有些感叹:多事之秋。

再次看见他的消息:“冰冷千山,我又订了温哥华的机票,去溜达溜达,回来开始新的生活。我不去找她,也找不到她。也不想让她知道我去过,我去看看有她在的天空和她说起过的一切。”

“决定了就去吧,年轻的时候,总该做一两件自己想做的事,省得后悔。”

“嗯,不去,我没办法好好生活,把回忆抛在那里,我就回来了。平安回来,继续烦你。”

为这段夭折的感情心痛不已。我特意点了一首歌:《如果云知道》。

他听完,发了张智霖的《十指紧扣》,说是她最喜欢的曲子。如今听来,像是一个预言,玄机早早写定。他沉浸在一起的美好往昔,突然又被理智拽了出来:“我靠,我不去想了,就当没认识过她。”

“哈哈,你说粗口。”

这次,他真的笑了,笑容里有明媚的秋阳。他说:“你喜欢岛城么,我老爷子在那里,有很多教堂。你好久去那里,我请你吃成都吃不到的海鲜,好好谢谢你。”

“我没帮到你什么。只是心痛得很,没一个善终。不过,有力气爱一场,真好。”

“对你讲述的过程,让我清醒了,之前很多事情我都没考虑过。我视为珍宝的爱情实则不堪一击。不想去撕破脸,安静地走开。”

这样,这段爱情没有真相,没有不堪和狼狈,没有破坏,只有对曾经的美好无限缱绻。

昨天清晨,我跑步。他说:“那晚听着音乐睡着了。冰冷千山,我没去温哥华,我还是与那座城市无缘。生病了这几天。”

我停下跑步,问:“怎么回事?”

“中耳炎,高烧不退,起不来,躺几天了。”

“你是心里来的病,终于撑不住了。”

“20号,和她一起一周年,可惜没有了她。”

“这就是病因。”

“哈哈,我没有什么可以再为她做的了,只能因她病一场,病好了又是一条好汉。”

爱得多的人,就是这样。只是悲从中来,从此他的心会有一道疤痕,每到下雨刮风,就会旧疾复发。从此,不会再毫无保留地去爱。

他说:“以后不爱了,好好爱自己。用余下的力气爱自己。姑姑责怪我了。我家情况比较特殊,我有事都和姑姑说,我奶奶和姑姑把我带大……”

这是一个从小母爱缺席的男子,爱情又辜负了他,祸不单行,秋天本是伤感的季节,怎一个愁字了得。

王宇良在唱《春夏秋冬的你》:

那年春天我迷失在梦里

那年夏天像她一样恬静

那年秋天的风映入慌乱的耳际

那年冬天身边缺了你……

这以后的岁月,只有秋了……

?end?

编辑 | 尹晚词

图 | 网络

作者简介:

湛蓝,爱独处,在袅袅茶香中享受自处的宁静。

久居成都,骨子里透着这座城市一样的休闲气质。

喜欢一个人的孤旅,在行走中追索对真我的认知。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作伴结庐工作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稿费以推送日为准,每周天对天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相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