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巴蜀之地 | 张宏文:怀念

【巴蜀之地】

专栏主编:夏祥林 梦梅若兮

图、文:张宏文

版式设计:玉丽

人总是会想起过去的一些往事。一晃,我的哥不知不觉已经离开了一年有余。看过一些书,说是兄弟之间,心灵是有感应的,我觉得说得很有道理。去年春分后,我在心里说,已经好久没给哥打电话了,上午,我正在赶花鸟市场,突然就好想打个电话问候哥哥一下,我掏出手机找到哥的手机号码,按键点击发出信号,瞬间,电话就通了,但好一阵没人接听,我又第二次拨打电话,电话依然通畅没人接听;我想,也许是哥出外没带电话吧,等哥回来看见就会回电话的。但过后一直都没有回音。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我放在枕边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哥哥的来电,接听时,却不是哥的声音,我就预感到有些不好。果然有个女声在哭诉:“二爸,我爸走了。”我一下就懵了,问:“咋的呢?我昨天打他电话没人接!”侄女说:“我爸心脏有病,昨天在医院昏迷一天,到晚上都没醒过来,就走了。”我说:“我马上就赶车下来!”侄女儿说:“二爸,请你把我爸的生庚八字说一下!”我说:“张家家谱放在我城巿花园的老房子里,我马上就过去查看。”于是,我洗了把脸,就马上骑电动车到城市花园老房子查找家谱,我在书柜里很快找到家谱查看,哥生于1948年,再过一星期就是他72岁生日了,看来哥还是没有熬过命运这道坎。我马上打电话把情况告诉了侄女儿。骑电动车回到瀭城国际,简单收拾一下东西,就去赶4路车到金堂转车去淮州新城。这天是2020.3.30.离“清明节”还差7天。当我坐车赶到了淮州新城的同兴派出所门前下车,对面就是同兴场的“洲城花园”。我走进花园远远望去,就看到哥哥家的楼房前已经搭好了灵堂,还没走拢,侄女和侄女婿披麻戴孝一下子就跪在了我面前,给我磕头,我请他们快起来,然后看见大嫂一个人坐在灵堂里哭得泪人一般,嘴里直说:“你咋个舍得丢下我一个人就走了呢?你该带我一起走啊!留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我赶忙安慰大嫂:“熊姐,你不要太伤心了,这就是人生的命,你要多保重自己。”然后我揭开被单看了哥哥安祥的面容。大嫂说:“昨天上午你哥突然感觉心脏难受不舒服,吃了德国进口药也不行,我赶紧背他到洲城花园外面,那时候兄弟你可能正在打电话,我也顾不得了,喊个三轮车把他直接送到白塔寺的二医院抢救,我去窗口交钱,你哥就突然昏迷了,医生马上进行抢救,但一直到他去世,也没再醒过来。”哎,也许这就是命吧!侄女是“泸州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现在成都一家医院供职,一直很关注她爸的病情健康。我知道哥心脏不好,平时想让哥喝我自己泡的药酒,可以缓解心脏病症状,哥说女儿托人给买的德国进口药,效果非常好;既然好,我也只好顺其自然。大嫂说:“你哥临死前,都还有3千多元的德国进口药没吃。”在哥哥的灵堂前,我和妹妹还有亲戚们,都给他烧香蜡纸钱,祝福哥哥早登极乐世界。侄女儿说:“老爸走了,按照他的遗愿,我们给老爸选好了的墓地,就在同兴下坝子的望江门山上,也是他生前去看过,是他很喜欢的青山绿水的好地方。”
这时候,我想起了关于哥哥人生的许多往事。从小到大,哥哥就是一个勤奋上进的人。小时候家里姊妹多,加上乡下接来了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父母的担子重,生活不富裕;哥哥和姐姐就在家里养了很多兔,家里有成群的小兔子,屋面地下石板缝隙到处是兔子打的洞,在你不知不觉间,就发现家里又多了好多小兔,每天这些小兔子们都要吃很多青草;放学后,哥哥总是带着我和姐姐们到同兴坝子里扯兔儿草,每次他都背着高高冒尖的背兜回到家中,然后又赶快回去帮助姐姐背。家里人口多,父母每天起早贪黑地上裁缝铺工作,负担太重了,每到儿女们要交学费时,父母都会欠学校的学费,当然学费问题也全靠哥姐们饲养的这些小兔来解决。到了冬天,过年还需要年货,家里总是腌制了好多兔肉,我家过年的餐桌上就有了丰富的美食。
哥哥是初66届的高材生,那时哥在学校刚中考完毕,还没拿到升学结果,文革的造反闹革命就开始了。令哥此生感到最最遗憾的事,就是他们红卫兵翻到了淮口金二中学校,关于每个学生中考的去向结果,哥查看了自己的档案,是他已经考上了成都无线电机机械学校,这是哥早就向往的殿堂,当时成都无机校可是全川非常有名的学校,但这一切都在造反的运动中化为乌有。
文革期间,哥哥参加过红卫兵的一些活动,也打过临工,那是在淮州的白酒厂烤酒,这些经历对哥哥也是一种人生的磨练。69年哥哥在全国掀起的上山下乡运动中下乡插队了。在乡下当知青这几年艰苦的劳动生活中,他依然对前途充满了理想和希望,在生产队的劳动中,能吃苦耐劳,处处走在前面;哥在艰苦的劳动之余,晚上还坚持业余学习,他在平时练就了一手好毛笔字,还常常指导我练习棣书,学习唐诗,那时候买不到书籍,唐诗三百首是哥哥亲笔手抄下来的,我在各地影响下,也手抄了一本“绝妙好词笺”,时时供自己学习,在这些年轻时候养成的好习惯,对我后来的学习文字写作帮助很大。后来我也插队下乡了,哥哥经常来帮助指导我,从人生的理想到学习文化,以及农作物种植的生活知识。当县上开始招工时,哥从乡下跨进了土桥农具厂当工人,我也以知青的身份去了新疆当兵,在部队,我和哥通信最多,他时常关心我在部队的学习和进步,鼓励我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将来一定会有大用场。在我当兵几年后从部队回到地方,再分到成钢当工人。哥哥已通过关系从土桥调动到了淮口农具厂工作,这样离家近一些。哥哥天生聪明,特别在做手艺方面,好多东西都会无师自通;他在土桥农具厂学到了一手“铣工”的好手艺,到了淮口农具厂做起工作来得心应手,独一无二,但他天性耿直说话办事不会拐弯,很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就得罪了人;虽然农具厂的党委书记是下乡住在一起的哥们,车间主任也是他初中的同学,但哥却总是在工作中受到这些人排挤,但因为哥有独到的技术,他们也不得不利用我的哥工作技能。他们想方设法派人来给哥当徒弟,以便窃取哥那一门独到的绝技,但哥早就看穿了他们的嘴脸,根本不买他们的账。但最终因为哥耿直的性格,还是上了他们的当。某一天下午,哥有个初中的同学(在一个厂)来找他,摆了些同学一场的知心话,还请哥到“苍蝇馆子”去喝酒,点了三两个菜,打半斤跟斗酒来,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点醉意,摆了些厂子里面的寻常事,那姓李的同学就提出:“哥们的手艺好,走到哪里你都有饭吃,还请同学不吝赐敎,把你那套吃饭的手艺传给我,同学我也好在外面立足。”哥醉眼朦胧,连想都没想,就答应说:“你我同学,既然是你要学,那还存在啥问题呢?”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哥哥认真教授同学自己看家的手艺,过精过脉的东西都一点不留地认真指点,只在短短三两个月的时间里,哥哥就手把手地把自己掌握的东西倾囊相授。当那同学把手艺学到家后,厂里所有的工作他都拿得起时,正应了那句古话:“敎会徒弟,饿死师傅。”果不其然,学会了手艺的同学,正是农具厂领导想法安排的意图,他甩开哥这个所谓的师傅,开办了学习班,连教会好几个徒弟。从此,我这个傻乎乎的哥,已没有了再留在农具厂的价值,他们说:“如果想留下来也可以,那就得从学徒工开始。”哥哥这时终于明白了这个同学是啥人,可为时已晚。哥赌气辞职离开了农具厂,心想:“此处不留爷,自由留爷处。”后来,哥到“荷花池”中药材市场闯荡打拼,大嫂的二姐夫借给哥一笔钱去做生意,但生意场就是战场,哥哥耿直的性格,做生意显然行不通,他看不惯人家的软话相求,一豪爽起来,连命都可以给了人家;他这样的性格,就连在一起做生意的亲戚都在算计他,几年生意下来,虽然没有欠账太多,但也没赚到钱。再后来,哥混到了打零工养家的地步。这时,有农具厂老厂长的儿子弄到了钱,在成都开“桥式起重机”制造厂,他通过他父亲,当然知道了哥铣工的手艺,就想请哥去帮他。哥就和我商量,我说:“可以去啊,你这辈子就是做手艺的命。你不去的话,你家生活与女儿读书的费用咋解决?”哥觉得有道理,就和大嫂一起去了成都,在离厂家不远处租了房子,省吃俭用几年,才把女儿在“泸州医学院”五年的学业供到毕业,女儿分配了工作,哥终于苦尽甘来,总算能够脱手了。厂家老板想继续留用他工作,但哥哥已经到了60岁,到社保局找回了30年工龄,哥正式退休了。哥辛辛苦苦了几十年,看惯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斗他不过人家,就选择离开,也是一种进步。哥终于想通了,不愿再过那种寄人篱下的生活。虽然退休工资远低于其他人,但年年国家都在为老年人涨工资,哥感到,不去和人家比高低,知足常乐,生活下去是没问题了。哥哥退休后也喜欢在沱江边钓钓鱼,偶尔打打麻将,日子到也清闲自在,后来大嫂不喜欢哥钓鱼,哥也就顺其自然,找人帮忙去买了把二胡琴,捡起年轻时休闲的拉二胡手艺,每天慢慢消谴自己的时光;哥的二胡确实拉得好,过往的人们都会伸出大指姆为他点赞,他也为此骄傲,但哥人生的不如意,拉的调子总是太忧伤,拉久了别人也不喜欢,我就建议,你就到沱江边的涼亭去拉吧,沱江会喜欢的……哥一生虽然没有经历大富大贵,也没享过什么人间的清福,但一生平安不也是福吗?今天哥哥离开人世,平静地架鹤西去,永享极乐。他自己选择了在青山绿水的望江门生根,面对沱江“哗哗……”的浪涛声,背靠青山绿水静静地安息,这也许就是哥人生的落叶归根。今天,兄弟在此祝哥静静地在沱江边安息。人生终归净土,远望江流和青山绿水,也是哥很不错的人生结局了。——2021年4月9日记

往期作品回顾

巴蜀之地 | 张宏文:春天.探访龙王古镇的秘密巴蜀之地 | 张宏文:春天.探访龙王古镇的秘密巴蜀之地 | 张宏文:春天.探访龙王古镇的秘密
巴蜀之地 | 张宏文:酒乡山寨行
巴蜀之地 | 张宏文:长流河流淌的阳光

作者简介

张宏文,男,籍贯金堂,生于50年代。下过乡,当过兵,退伍进成钢当工人,84年参加青白江文讲所学习,写作至今。现在退休,住青白江,青白江清白诗歌沙龙成员,青白江作协会员,四川散文学会会员。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湛蓝

顾问:刘向东蒋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张建华李国仁杨秀武 骥亮

总监:徐和生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柳依依 暖在北方 胡迎春 尾子

主编:烟花 清欢

编辑:莲之爱 朱爱华 陈风华 风碎倒影 连云雷 朱晓燕

美编:无兮 ETA 张婷儿 鱼的记忆。

播音部:

主播:魏小裴自在花开 眉如远山 西西

投稿须知:[email protected],作品必须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其中70%归作者所有(赞赏低于十元和一周后的稿费不发放,维持平台基本运营)。香落尘外为数家纸刊选稿基地,优秀作品强力推介!

联系平台、领稿费请加微信号:lanerzou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欢迎关注香落尘外

这是一个精致的生活平台

欢迎关注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